巴士的點評——撕裂之源

  三大特首候選人進行兩小時電視辯論,林鄭月娥看來比較熟書,對政策瞭如指掌,提出的質詢相當有力。曾俊華擅長包裝,他說林鄭月娥不是「梁振英2.0」,而是「撕裂2.0」,就是典型預先設計好的政治金句。

  這是政治化妝術的成功示範,拋出「撕裂2.0」的金句,普通人不經大腦就會吸收,可以由耳朵直接吞落肚消化掉。但當你細察這句話的含義時,會發現「2.0」是「1.0」的進化版,如果林鄭是「撕裂2.0」,即是說她做了特首的話,因為她的個人原因,會令到香港更加撕裂。這難免要走到更核心的問題,究竟香港的撕裂由何而起?

  表面看梁振英管治的五年,比上一朝的曾蔭權時代撕裂,一般人會歸咎這是CY的特色所致。但若論個人特色,無論是曾俊華或者林鄭,是似曾蔭權多過梁振英。兩人都是傳統政務官出身,都有曾蔭權的一些不同的特色,林鄭具備了煲呔曾下苦功的一面,對政策很熟悉,做事很搏殺,星期六日不休息,半夜三點發電郵給下屬,是一個用硬功夫的政務官。然而,煲呔曾的另一面是很喜歡搞政治化妝,在鏡頭前講設計好的金句。這方面,他的老友曾俊華學到足,跟從政治化妝師指揮的程度,比曾蔭權有過之而無不及。

  無論如何,林鄭也好,曾俊華也罷,都接近曾蔭權那種港官治港的風格,這有異於梁振英那種比較貼近中央思維的作風。所以,說林鄭比梁振英更強硬,會帶來更大撕裂,恐怕對林鄭過譽了,高估了她對中央的忠誠。她在辯論上講一句說話,說若意見與大多數香港人不同的時候,會選擇辭職。還未上任,已經講辭職,阿爺看了,也會側目。換了是梁振英,就一定不會這樣說了。

  探討曾蔭權年代為甚麼沒有那麼撕裂,一定要提他任內的一大政績,就是在二○一○年達成政改協議,最經典場面是把民主黨拉入中聯辦拍大合照。此協調得來不易,「煲呔曾」向中央表示辦不成政改他要辭職,結果成功拉到胡錦濤總書記首肯,接受吸收了很多泛民建議的二○一二年的政改方案。該方案的特點是把立法會議席由六十席增加到七十席,加了五個直選和五個全港大分區功能組別議席。新增的十個席位,全部都具有高度的選舉成份,可視為立法會民主化的一大進步。

  不過,二○一二年選舉,傳統泛民在立法會加了席位也吃不到甜頭,大量激進泛民在選舉中以傳統泛民作狙擊對象,成功透過新增的分區直選席位,搶位入局。傳統泛民將自己失敗,歸咎為那些激進泛民是阿爺的臥底,指阿爺一手談判,另一手在搶他們的位(這種人人都是臥底的理論如今仍然流行)。

  事件的後遺症去到二○一四年佔中時爆發,傳統泛民明知道激進派要搶韁推動激烈的街頭運動,爭取全面普選,卻放軟手腳,被動支持。他們明明知道佔中隨時失控,也不制止,不但不想做醜人,還大聲抱怨阿爺在上次的政改後,賣了他們落河,因此不會再做和事老了。

  總結二○一二年的政改,表面上看是達成協議大團圓結局,實際上不見得成功。阿爺只能換來短暫的和平,議會位置多了,競爭更劇。到今天我也搞不清到底多點民主會減少點撕裂,還是愈多民主權力搶奪愈多愈撕裂。君不見特朗普上台後,美國的撕裂,比中國厲害多了。

  我睇未來比較悲觀,政制開放了,是加劇而非緩解了中央和香港的矛盾,無論林鄭抑或鬍鬚曾做特首,香港照樣撕裂。鐘擺不擺向極端,是不會走回頭的。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