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夢醒時份

  二○一四年一場佔中,以大面積堵塞路面的非法行動,爭取普選的政治訴求。運動改了一個很美麗的名字:「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吸引了很多年輕人參與。我去過多個佔據場地做實地採訪,平情而論,金鐘佔領區比較斯文,旺角就非常恐怖,無論是參與者或者示威手法,一點也看不到愛與和平。

  無論如何,佔中運動對社會帶來最重大的負面效果,就是將違法的行為合理化、浪漫化。一場佔中並沒有爭取到真普選,但推翻了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客觀上卻剝奪了今天我們原本可以有的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權利。你可以話那種提名權有限制的普選不完美,我完全同意,但總好過今天只是在剝花生,只能看着包括三百二十五名泛民選委在內的一千一百九十四名選委投票。

  佔中之後出現一波又一波的在旺角所謂「鳩嗚」示威浪潮,經常聚集人群,用野貓式的示威,在警察不多的時候佔據路面,搞小規模的騷動。

  佔中的餘波再在二○一六年農曆新年引爆,在旺角發生大規模暴動。昨天終於有三名年輕人因為暴動罪成,同被判監三年。這三人包括二十三歲港大女學生許嘉琪、二十歲教院學生麥子晞和三十三歲廚師薛達榮(一子之父)。他們當日在旺角豉油街一帶向警方投擲玻璃樽及竹枝,其中麥子唏持有兩米長竹竿走近警方防線,將竹枝擲向警員。

  法官沈小民認為三人不但確實有參與暴動,更有進一步不法行為,即投擲玻璃樽和竹枝,裁定他們暴動罪成。辯方律師說被告人因為對政府施政不滿,為弱勢社群發聲,並非幫派鬥爭或者復仇,而沈小民法官說,「暴力就是暴力,聲援小販事件,晚上十一時發生,至凌晨四時還在襲擊警員,甚麼情緒都應該冷靜下來了吧?」

  法官在判刑時清楚地說明判三年監禁的目的是第一,維護公眾利益;二、有阻嚇作用;三、防止同類罪行再發生。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三名被告示威時從未想過要坐監三年這麼嚴重,特別那兩個大學生本有大好前途,如今卻要下獄。然而,「從未想過」正正是問題癥結所在。由佔中開始,運動發起人便將違法行為浪漫化,結果令暴力不斷升級。有團體以「勇武抗暴」為號召,鼓動使用暴力對付警方,最後爆發暴亂,是必然的結果。

  去年暴動後,我花了幾小時看了所有有關大年初一晚旺角的片段,發現很多示威者在幾呎的近距離內向警員掟玻璃、掟竹枝、掟磚頭,沒有警員身亡,實屬邀天之幸。我當時已經慨歎,何以香港的年輕人會暴力到這種程度,為甚麼不害怕一塊磚頭扔在警員頭上,可以把他殺了?

  當時無人知道後果,如今終於看到暴力行為的後果。這三名年輕人就要坐三年監,甚至一生前途可能盡毀。香港現時並無出現暴政,沒有剝奪市民講話及人身的自由,隨時可以合法遊行示威。市民對政府有各種政策不滿,完全可以理解,但可以透過合法途徑去爭取和申訴。訴諸暴力,只會危害包括警察在內的其他人的生命安全。

  早前七名警察因打人而判刑,無論你有多支持警察,也不能說他們打人是對的。現在法庭判參與暴動的年輕示威者三年刑期,給予人法庭判案比較公正平衡的感覺。教師、家長要勸誡子女,任何人使用暴力,無論目標有多崇高,都要承擔後果。那場浪漫的抗命之夢,是時候要醒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