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一個未成事的貴刁

  壹傳媒公佈和黃浩洽談出售《壹週刊》等雜誌業務,消息震撼報界。

  人稱肥佬黎的黎智英在一九九○年創辦《壹週刊》,當年以「大水漫灌」的方式,重金打開時事兼娛樂雜誌的市場。那些年一份知識份子日報的編採部只有一百人不到,但《壹週刊》做周刊卻有二百人,肥佬黎願意砸大錢,請最好的人才,成功搞出一份很賺錢的雜誌,一度十分風光。

  肥佬黎食髓知味,在一九九五年進軍日報市場,創辦《蘋果日報》,同樣以「大水漫灌」的方式轟炸報紙市場,也快速獲得成功。他就借香港經驗,進軍台灣搞《壹週刊》、《蘋果日報》,建立傳媒王國。

  《壹週刊》是壹傳媒的旗艦刊物,肥佬黎二○一三年六月在一個電台訪問中,曾聲言出讓旗下刊物就「一世變契弟」,結果仍忍辱割愛,自然是有苦難言。

  生意就是生意,任何聲稱有遠大理想辦傳媒的人,最後都是在做一盤生意。蝕錢的生意,就不是好生意。

  壹傳媒早前公佈截至三月底去年全年業績,條數幾得人驚,總虧損三點九億,虧損額較上年度上升百分之二十一點五,更嚇人之處是其報紙、雜誌、數碼生意瓣瓣都蝕。第一瓣香港和台灣報章出版蝕二點六億,第二瓣港台雜誌及書籍出版蝕一點六億(即是《壹週刊》等雜誌的生意),第三瓣數碼業務(即係香港、台灣做網加遊戲)對上一個年度還賺三千五百一十六萬,去年開始都變成虧蝕一百二十四萬。無樣賺錢,自然要斬去蝕本業務救亡。

  外界如今見到壹傳媒公佈話五億出售《壹週刊》等雜誌業務,以為已經成事,但細看壹傳媒發表的通告,有幾點值得注意:

  第一,雙方未簽正式合約,只簽了一份等如臨時買賣合約的東西。黃浩放下了一千萬不可退回的誠意金,和壹傳媒洽談,最遲要年底前簽約。若簽不成約,壹傳媒只能殺一千萬訂。若壹傳媒另外將《壹週刊》賣予第三方,退訂之餘亦只需另外賠一千萬予黃浩。

  黃浩相當抵,放低一千萬揸住張臨時合約在手,既可以睇數,又可以慢慢搵投資者,輸晒只是一千萬,抵玩。

  第二,作價五億相當高。《巴士的報》星期日話黃浩用四至五億作價洽購《壹週刊》等雜誌,市場的反應是「咁貴?有無搞錯?」當時講出來無人信。如今雙方公佈的意向作價五億,當中三點二億給壹傳媒,一點八億放入雜誌公司,確保支持未來一年多的運作費用。即使當三點二億收購價,買入一家年蝕近一點六億的雜誌公司,仍然是好貴,可以稱為「一個貴刁」!

  從這個角度看,壹傳媒即使只收一千萬誠意金都願意去馬,肥佬黎即使捱罵也要去做,全因為作價夠高。如果最後真的可以成事,壹傳媒既可以收回三點二億現金,也可以減少一點六億年虧損,令集團也可以更易打平,真是頂硬上也要去做了。但這是一個尚未成事的「貴刁」,交易出意外的風險會比外界估計的高。

  無論如何,傳媒是一盤生意,到最後要講的仍然是:「生存、生存、生存」,無論誰做《壹週刊》的老闆,一盤不賺錢的生意,到最後也沒有存在價值。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