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尼克遜見毛澤東的故事

  我之前講過國家與國家之間有各自的核心利益,當利益衝突時,要麼就透過談判解決問題,或者用戰爭來一決高下。美國最成功之處,既可以用戰爭「屈服」他人(二次大戰時打垮日本),亦可以透過戰爭間接削弱競爭者(二次大戰時削弱英國),更可以透過談判,不戰而屈人之兵(一九八五年對日本的廣場協議),所以美國至今仍然是世界霸主。

  回頭看中國和香港,究竟我們有甚麼核心利益需要維護呢?先睇國家,在二○一一年九月六日國務院就發表了《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第一次展示中國的核心利益有六項:一、國家主權,二、國家安全,三、領土完整,四、國家統一,五、中國憲法確立的國家政治制度與社會大局穩定,六、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基本保障。

  這六個利益可總結為三大類,第一是國家安全與統一,第二是維持共產黨一黨專政制度,第三是可持續發展經濟。這些是中國不惜以軍事手段來維護的國家利益,任何人如果要跟中國在這些核心利益問題上對抗,就要衡量一下自己有幾大實力,可以抗衡中國。

  二次大戰之後,共產黨解放中國,國民黨遷台,美國一直不承認中國共產黨政權,兩國先在一九五○年韓戰中交鋒,之後就持續冷戰,美國指控中國是共產暴政,中國則指控美帝國主義。這個局一直維持到上世紀七十年代,當時美國的最大敵人是蘇聯,雙方在導彈和太空領域不斷競賽,美國發現了中國與蘇聯交惡,蘇聯撤出在中國的專家。美國看到機會,要聯合中國制衡蘇聯。此外,美國在六十年代陷入越戰泥沼,當年中國是越共背後的支持者,美國想終止越戰,所以亦想同中國修好。

  中國當時由周恩來主理外交,在一九七一年先向美國伸出橄欖枝,邀請美國乒乓球隊到中國作賽,展開所謂「乒乓外交」;同年七月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在外訪時詐肚痛,暗中飛往北京,安排美國總統尼克遜在一九七二年二月訪華。

  究竟美方如何準備尼克遜與毛澤東這場世紀峰會?這直至近年才解密出來。原來尼克遜去中國之前,先早幾天到夏威夷適應時差,並惡補了基辛格提供給他的大量中國資料,考慮如何跟中國領導人毛澤東會談。尼克遜用一本簿仔記低了與毛澤東見面的要點,包括一、對待毛澤東要同對待皇帝一樣;二、不要和毛澤東爭論,聽他說話,別和他爭吵;三、不要讚揚他,他獲得的讚揚太多了,尼克遜再說甚麼也是白說;四、讚揚中國人民、讚揚中國歷史;五、讚揚毛澤東的詩詞。

  尼克遜細心研究了對手的性格,研究了中國文化,預備好後才跟毛澤東展開會談。結果這張貓紙,真的派上用場。毛澤東對尼克遜講,「我原來說了要跟美國爭論一萬年,鑑於你來訪問,我們減一百年,跟美國爭論九千九百年。」尼克遜就回應話,「主席,你的詩詞寫了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毛澤東聞言大樂,相信他會想,為何這個老美的總統會識得他的詩詞,原來尼克遜只是硬記了兩句詞,結果就派上用場了。

  整個會談可見毛澤東攤坐在沙發上,相當輕鬆,而尼克遜只有半個屁股坐在沙發、身體前躬,靠近毛澤東聆聽他的講話。尼克遜在這場會談,充份考慮到中國的要求,結果中美建交,中國加入聯合國,美國就拉攏到中國同蘇聯對抗,並結束越戰,的確是一萬年太久,中美建交朝夕就做得到。

  強如美國同中國人交往的時候,都考慮對方感情上的需求,以爭取自己實質上的核心利益。香港與中國交往時,有沒有考慮到中國的核心利益?有沒有顧及她的感受?如果沒有在這前提上同中國交往,又怎樣可以爭取到香港人想要的東西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