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中國軍隊收復南海島礁的故事

        我連續幾天講中國會全力捍衛國家核心利益,與朋友聊起香港的核心利益是甚麼?我表示大部份香港人沒有想過這問題,若總結不同社群的訴求,可以歸納成:一)社會經濟發展、二)政治穩定、三)人身自由、四)政制民主。不同的階層、不同的社團對這幾種訴求有不同的側重,但總體而言,這四大目標可以涵蓋到大多數人對於香港核心利益的訴求。

  有包拗頸朋友說,為甚麼不可以把「香港獨立」當成香港核心利益?我說這事大家想也不要想,香港獨立與中國要求國家統一的核心利益,有直接矛盾。講到這裏,可以看看三個故事,其中部份金一南教授在《勝者思維》一書中提到的。

  第一個故事是南海諸島是怎樣來的。中國在國民黨政府在一九四七年畫出的十一段線領海,把中國在歷史上固有水域南海,明確地列明為中國領海。不過,中國在南海沒有太多的軍事守備,只是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恢復了美濟礁,另外的六個主要礁盤,包括現時很有名的永暑礁和渚碧礁,是在一九八八年「三一四」對越南海戰中,中國才收回來。

  在一九八七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要求中國在南沙群島建立海洋觀察站,相當於聯合國間接承認了南沙群島是中國的一部份。中國之前從沒有派兵到南沙,因應聯合國的要求,派出海軍五○二編隊到南沙建立海洋觀察站。一九八八年一月編隊出發,執行任務的官兵相當堅定,在八八年一月三十一日登上了永暑礁,在那裏建立了海洋觀察站。越南發現中國的登島行為。三月十四日,越南軍隊登陸赤瓜礁,中方喊話要求對方撤退,雙方在赤瓜礁對峙。中國指揮員編隊司令陳偉文要求下屬楊志亮拔除越南旗幟,雙方發生衝突,越軍首先開槍,打傷了楊志亮。中國軍隊於是還擊,機關炮把越方的六○四號船隻擊沉,越方軍隊舉白旗投降,之後中國軍隊直接返航。

  這場仗打勝了,收服了南海六個礁盤,造就了如今在南海七個礁盤上的建設,堆沙造島。就是陳偉文這些軍人體現「勝者思維」,果斷行動,確立了中國在南海的領土。

  第二個故事是關於香港的接收方案。一九九二年十月,中共召開十四大,鄧小平親自審視接收香港時的駐軍方案。鄧小平看完之後在方案上批了兩字:「軟了」。他接着說,「軍隊只準備了和平接收,沒有準備武力接收,不行。要準備武力接收,有準備,才能應付可能發生的情況。」根據鄧小平指示,解放軍重新部署。鄧小平其後再講清楚他的意思,「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必須回歸。到了這天,不管英方以任何藉口做拖延,如果出現這種局面,要拖延回歸,部隊就要開進去,一錘子砸死!」老鄧在關鍵問題上落手夠狠,令英國人沒有做手腳的空間。

  第三個故事是佔中時的解放軍部署。二○一四年佔中,結果和平結束。其實在事發之初的兩星期是最高風險時期。當時很多人打出港獨自決的旗號,中央極度憂慮香港局面會失控。中央調動了解放軍到深圳,預備萬一香港出現動亂,將開入香港,協助平亂。佔中事件最後沒有發展到那個地步,但單從中央調動軍隊的部署,可見當日香港的局勢,已差不多觸碰到中央的紅線。

  從這三個故事可以看到,中央在主權問題上,寸步不讓,會不惜出動軍隊,確立中國領土主權。所以,香港人要搞獨立,真的想也不要想了,這樣與中國核心理念碰撞,必然沒有好下場。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