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杜魯門總統為何支持以色列建國?

        昨天談到香港不能搞港獨,因為與中國要求統一的核心利益有明顯矛盾。但香港追求發展、穩定、自由、民主的價值,與中央的價值並無矛盾,理論上可以大力爭取。

  香港離不開中國,香港追求這些核心價值時,很多時要和中央講數,但觀乎過去的往績,香港人和中央打交道,鮮有成功例子。

  講到這裏,想起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時故事。去年五月張德江突然訪港,聞說原本沒有此安排,但最後決定叫張德江訪港,目的是為了今年習近平主席訪港「打前站」,測試一下領導人訪港可能會遇到的問題。

  張德江訪問行程中,特別安排了在晚宴之前,抽空與泛民主派在內的社會人士會面。據在場的人士所講,當時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對張德江說,香港回歸十九年中央對香港政策十分失敗,張德江聞言後眉頭大皺。輪到與民主黨的劉慧卿講話,她要中央炒掉特首梁振英,後來更窮追猛打,反覆追問張德江。在場人士都認為,香港特首由選舉產生,姑勿論中央有多大的影響力,公然要中央炒掉香港特首,並不適當。

  梁家傑事後對記者總結會面,說他們為香港人吐一口烏氣。但另一邊廂,中央內部總結那次的會面,就認為香港的泛民很不識大體,沒有水平,難以交往。到今年六月底習主席訪港時,一度傳出習主席會見泛民的傳聞,我當時已判斷這只是假消息,張德江受過教訓,還會讓習主席出來見泛民,捱泛民臭罵嗎?

  我與政界朋友討論起泛民見張德江的問題,很多人的觀感是泛民的水平有限,向中央爭取民主,不得其法。我卻深有疑問,到底是泛民水平太低,用錯方法爭民主,抑或他們其實只是想爭民意而不爭民主? 他們擺出和阿爺對抗的形象,只是博支持爭選票呢?

  其實無論中外政客,一涉及選舉政治,就以爭選票行先,所謂爭民主行公義,很多時只是包裝而已,大至一個國家的誕生,都可以和爭選票有關。以色列在二戰後建國的經過,就是一個好例子。

  以色列所在地巴勒斯坦,在上世紀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原本是鄂圖曼帝國的一部份,戰時由英國佔領,一九一八年戰後,由國際聯盟委託英國去託管,那時猶太人在當地只是少數,仍以阿拉伯人為主,但已開始有猶太復國主義運動興起。

  到一九四五年二戰之後,有二十萬猶太人在歐洲走出集中營,另有三十萬猶太人在中歐和東歐。戰後美國搞了一個到德國猶太難民營的調查後,突然提出「讓十萬猶太人去巴勒斯坦定居」的建議。巴勒斯坦的託管國英國大感震驚,可以想像巴勒斯坦當時如英國殖民地一樣,當中四分一人口是猶太人,四分之三是阿拉伯人,阿拉伯人大力反對大量猶太人湧入,英國這個託管人如何平息巴勒斯坦的民憤?

  美國不理英國反對,想讓猶太人在中東復國,除了符合控制中東石油資源這個國家利益外,亦符合杜魯門總統的選舉利益。一九四六年十一月,美國就要舉行中期選舉,美國境內有四百五十萬猶太人,光在紐約州就有一百七十五萬人。美國人助猶太人復國,除了理想主義之外,還有自私的考慮。即使是美國猶太人,他們理念上支持同胞,但亦不想大批歐洲猶太難民湧入美國,故支持他們去巴勒斯坦建國,就成為既美麗又自利的政策。杜魯門坦白表示,「我得回應數十萬支持猶太復國主義者的心聲。我沒有數十萬阿拉伯裔選民啊。」美國這一決定,卻為中東帶來數十年的戰火。

  政客就是如此現實,為了選票,甚麼事情也可以做出來,那些行為不一定那麼公義。對政客的說話,信一成就夠了。他們做完一場又一場的大戲之後,只爭取到他們自己的政治利益,至於社會整體的核心利益,就被人遺忘乾淨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