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衝突勇者勝

        記得幾年前看過一套內地戰爭劇集《亮劍》,講述上世紀共產黨和國民黨內戰,共產黨憑着頑強意志、必勝理念與國民黨戰鬥,最後取得勝利,劇中有一名句:「狹路相逢勇者勝」。

   如今可以用此名句,來借喻香港出現政治衝突時取勝者的態度。香港現時出現高鐵實行一地兩檢的爭拗,我覺得是香港不同的核心利益的衝突。我此前提過,香港的核心利益有發展、穩定、自由和民主。支持興建高鐵,並進行一地兩檢的方式,希望有一個便利的過關系統,除了方便兩地旅客的往來,減少過關的麻煩之外,更加重要的是,令到香港不至於被中國高速發展疏離,防止香港被邊緣化。

  反對高鐵一地兩檢的理據,如果說香港人的自由受到實質影響,很難說得通,因為旅客是自己選擇進入西九高鐵檢查站,從羅湖或者從西九站進入內地,受到的自由限制,沒有差別,解放軍不會從西九站內撲出來拉人。

  換一個角度,質疑在香港租借了部份地方給內地,從理念上看香港的自由不夠純粹,所以不能接受,反而有一個立足點。

  這是發展和自由兩個價值的衝突,如果我們希望香港能夠繼續發展,不想被邊緣化,就只能放棄一些純粹自由理念的堅持。

  最近見到一個民調說支持一地兩檢的民意有五成,反對的有三成四。我覺得與幾年前提出興建高鐵的時候,情況類似。當時在提出興建高鐵之初,支持高鐵的民意有七成多,反對的只有兩成多。但隨著反對聲音不斷高漲,在通過興建高鐵的最後階段,反對派包圍立法會,支持的民意大降至四成七,而反對的有四成五,當日若再拖下去,反對聲音會超過贊成。

  這是「聲大就能夠贏取支持」的典型,狹路相逢勇者勝。一句說話不理是真是假,你夠膽講四次,就會有人相信。我恐怕未來香港對一地兩檢的民意,也會如此。現在已開始見到反對聲音用了一些歪曲事實的方式來宣傳,例如民主黨就借用了韓國電影《屍殺列車》的片段,配上陰陽怪氣的聲音和字幕,描述香港人上了高鐵之後,打電話、上facebook、買一隻叫做8964的股票,最後被喪屍一樣的解放軍撲出來咬死。當你看多幾次這條片,就會覺得解放軍很恐怖,見你上facebook也會咬死你。

  另外,又見到另一條公民黨譚文豪的宣傳片,他主要是駁斥政府「從香港西九站乘搭高鐵到廣州南站只需四十八分鐘,快過搭飛機的六十分鐘」的講法。譚文豪去深圳搭和諧號,進行「測試」,說從福田去廣州南站,要四十八分鐘,再搭地鐵去廣州市中心,又要四十五分鐘。又說廣州南站一片荒蕪,連牛都見得到。他說特區政府騙人,還叫人廣傳他這條片。

  看完這些政治宣傳,覺得有些氣悶,因為這些不是理性的討論,而是歪曲事實的宣傳。兩個民主派大政黨,不是平心靜氣地去討論是否應該實行一地兩檢,而是在製造一些嘩眾取寵、歪曲事實的宣傳,客觀效果是令到社會愈來愈低智。

  我幾年前因為工作關係,經常上廣州,親眼目睹很多交通運輸的變化。幾年前,真的不明白為甚麼廣州高鐵站要設在南站,比東站去市中心遠得多,當時廣州南站的確有「山卡罅」的感覺。但最近再去廣州南站,第一是發現旁邊的番禺區,已經急速發展起來,將來會成為廣州的另一個中心區;第二是廣州南站現時人流非常多,已經不是當年冷清清的狀態,高鐵的使用量也大幅提升;第三是我從廣州南站坐的士走高速公路去廣州市中心,只需二十多分鐘,十分方便。所以未來開通高鐵以後,我去廣州一定選擇乘坐高鐵。

  譚文豪之流執着一些細枝末節,與政府爭拗,然後說政府騙人,叫人廣傳,把偏見當成事實。謠言偏見講四次,就有很多人相信,看見不對的事情,就要發聲。香港的反對運動,已經開始低智化了。但不講理性,那裏會有出路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