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偽托中共入侵 原來早有前科

        民主黨成員林子健虛構被擄劫,最終被警方拘捕。很多人都不相信竟然可以出現這樣白癡的事件,坊間出現很多猜測,例如猜測林子健是中共的臥底,整件事是中央搞出來的局,讓民主黨跌落陷阱。我就認為阿爺如果是這樣的無遠弗屆,間諜處處,香港的局面就會很平靜,不會搞到如此混亂。

  白癡的事件之所以會發生,最簡單的理由是做白癡沒有代價,於是就會繼續做,而且愈做愈白癡!

  將林子健的人生,用一個倒後鏡看,他搞過不少出位事情,其中一些相當白癡,但都沒有受到應有懲罰。

  時光倒流到二○一一年,林子健組織了一班年輕人,打出反地產霸權旗幟,到百佳超市搞事,用大量零錢買東西,要收銀員花很長時間數錢,癱瘓超市的收銀櫃枱。完事之後,林子健等一班搞事者齊齊表達搞事感受,當中有人表示見到那些長時間輪候付款的中產階層很不高興而覺得「好爽」。林子健就話那些員工心中是支持他。

  這些人行動目的聲稱針對地產霸權,但為難的卻是超市收銀的基層員工和正在輪候付款的普羅市民,他們甚至不是中產,而是基層市民。這個行為引來傳媒的報道,吸引了網上的眼球,「呃Like」無數,但實際上對衝擊地產霸權,全無實效。但做了這些煩擾公眾的搞事行為,卻毋須承擔任何後果。覺得這些行為是錯誤的公眾人物,也不一定夠膽公開批評,因為怕被人認為是「保皇」、「親建制」、甚至被質疑是否收了地產商的錢,於是抱著少講為妙的態度,閉口噤聲。

  時光再倒流到二○○六年,林子健已搞出一個假中共洩密事件。當時有一個化名「民主黨真兄弟」的人,在網上寫網誌,天天爆民主黨改革派的電郵內容,當中有很多是攻擊民主黨主流派。當時外界認定中共入侵了民主黨的電郵系統,甚至派了卧底入民主黨,盜取了這些電郵將之公開,分化民主黨。

  事件發生後,林子健在二○○六年六月二十一日接受訪問時表示,在當年四、五月份就發覺電腦有問題,電郵戶口新的郵件時常被其他人打開偷看,郵件內容更被寄給不同的人。又說當選民主黨中常委後,電話也被人勾線。林子健說不排除是中共所為,因為民主黨當時勢頭這麼弱,中共更加要做多些事,不打垮你、打臭你,他說「共產黨有句名言叫敵疲我打,就是這樣說,我們現在底子這麼差,當然追住我們打啦。」

  原來這一切都是大話。十年之後,林子健去年接受傳媒訪問時,承認整件事是民主黨大佬司徒華策劃。當時民主黨改革派經常批評華叔等主流派,華叔懷疑改革派被中共滲透,就派他信得過的林子健去改革派的聚會做卧底收風,查不出中共有滲透,但就收了改革派私下溝通的電郵,交予華叔的教協心腹,寫成「真兄弟」網誌,製造一宗爆料事端,借此成立特別調查小組,對少壯派展開調查。最後調查小組報告指部份改革派陳竟明、陸耀文與中央部門多次接觸而未向民主黨匯報,又指他們在黨內種票,搞到這批人在幾年後退黨。

  整件事本質是民主黨主流派和改革派的內鬥,由林子健做卧底偷料爆料,偽托成中共入侵電郵。其中訛稱阿爺做事過界逼害泛民的情節,與如今偽托強力部門擄人威嚇,性質同出一轍。林子健會否因為當日阿爺無出來否認自己是「真兄弟」,因而相信今天也不會有人出來否認強力部門擄人?

  做了白癡事情未被指正,搞陰謀嫁禍未曾受罰,愈做愈過界,愈搞愈大鑊,最終墮落懸崖,似乎是冥冥中的宿命。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