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沒有人道主義的民主,你一天也待不下去

香港鬥士太多,知識份子太少。

  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的兒子,不幸因為抑鬱症自殺輕生。正當社會上發出一片哀聲的時候,卻有些政治活躍份子,用極其冷嘲熱諷的方式譏諷蔡若蓮、譏諷教育局官員。從教育大學民主牆上貼出的大字報「恭喜蔡若蓮」,到本土派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在facebook上留言:「萬般帶不走」,指「業」是由教育局官員造成等等。

  這些冷血評論,令人覺得泯滅人性,只有鬥性。作出此等評論的人,往往以正義化身自居,聲稱要狙擊不民主的特區政府以至中央政權,其邏輯是「我正義,你邪惡,所以應有此報。」

  這類殘酷的行為,歷史上屢見不鮮,有時甚至是假民主之名而行。近的可看伊斯蘭國(IS)捉到戰俘之後,就將他們囚禁在籠子內,用火活活燒死。他們自稱代表了純潔的伊斯蘭教義,對抗西方的邪惡世界。

  遠的可看希特拉,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希特拉在德國打出泛日耳曼主義、反猶太主義和反共主義等旗號,領導納粹黨,在一九三二年七月的德國國會選舉,成為國會第一大黨。一九三三年一月,希特拉成為德國總理。希特拉上台之後,變身成大獨裁者,為了實現其創造一個優等民族國家的理想,大量屠殺德國的猶太人,其後更發動歐洲戰爭,觸發二次世界大戰。

  又如中國一九六六年發生的文化大革命。中國領導人毛澤東由於大權旁落,對劉少奇執政看不過眼,便發動文革,搞所謂大民主,發動民眾打倒權威,把執政的政府推翻。

  這一個又一個的歷史慘劇,發動者往往有堂而皇之的理念,甚至穿上民主的外衣,發動民眾的支持。我們不能夠否認他們成功煽惑群眾的時候,很多時代表了當時的大多數,變成一種多數殘害少數的暴民政治。

  古往今來的「正義使者」,做出這些殘忍行為,都有一個演化的過程。首先是語言暴力,然後演變成行動暴力,最後變身成全面的群眾暴力,逐步完美地示範暴力化的過程。當中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正義」使者行動之時,失卻人性,完全有沒有人道主義(Humanitarianism)精神。希特拉最反對人道主義,認為人道主義等如懦弱和膽小。

  人道主義源於歐洲的文藝復興時代(十四世紀至十七世紀),這是一種關懷人、尊重人、以人為中心的思想,是針對教會統治社會的神道主義而形成的一種思潮。人道主義是要將人和禽獸區分開來,禽獸是弱肉強食,而作為人,應要有慈悲的心,要憐憫弱者,甚至仇敵。一七八九年爆發的法國大革命,所提倡的自由、平等和博愛的核心思想,就是由人道主義衍生出來。

  上世紀八十年代,我當記者的時候,曾經訪問中國著名知識份子王若水,他就是一名人道主義者,他大力否定文革。他說,當一班年輕人被發動起來,高舉着理想主義的旗幟,對不同政見的人,作出殘忍的逼害,那種情況相當可怕。

  回看香港今天情況,覺得香港真的病了。不少的學生,以至大學講師,高舉着民主自由的大旗,但對別人卻沒有一絲的憐憫,只顧着推動自己心中的「正義」,對他們認為是敵人的人作出殘酷的打擊。假若這些人爭取的「民主」實現了,由他們上台執政,以多數凌弱少數,對他們眼中的異端邪說殘酷打擊。這種沒有人道主義的「民主制度」,恐怕我們一天也待不下去。偏離人道主義精神的社會,與禽獸社群無異。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