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讀書與做人

        最近中文大學爆出了前中大學生會會長用粗口辱罵內地生為「支那人」的風波,爭論雙方甚至牽扯出新亞書院創辦人錢穆先生,支持學生會會長鬧人的就說錢穆先生都反共,反對鬧人者就會引用錢穆先生發揚的人文精神,批評學生罵人的粗暴語言。

  我自己都是新亞書院的畢業生,讀書時在校內很多地方都見到錢穆先生的訓誨,其中有兩句說:「求學與做人,貴能齊頭並進」。老實說,當年作為一個年輕學生,對這些訓誨,覺得老生常談、無甚感覺,但隨著年紀長大,才知道錢老先生的說話語重心長。

  錢穆先生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曾發表過一篇演說,題為《讀書與做人》,就是提到我們要經常讀書,而讀書的目標就是為了學習如何做人。我覺得錢老先生這個起題起得很好,正如大學教育一方面要學生增長知識,另一方面培養品德,他很簡單就總結了大學教育的兩個重要面向。

  錢穆先生最關心的是做人這個面向,他的意思是說要透過讀書培養人的品德,提高人的境界,他建議必讀的書是《論語》及《孟子》,都是儒家的經典著作,相信現在香港人除了課堂要求看之外,都很少會看這些書。

  錢穆先生重點講到如何透過讀書提高人的境界,他用居住為例,「並非住高樓美屋的便一定有高的、好的人生境界,住陋室茅舍的便沒有……當知人生有了好的高的境界,他做人自會多情趣,覺得快活舒適。若我們希望能到此境界,便該好好學做人;要學做人,便得要讀書。」

  看完錢穆先生的講法,無論從那個角度看,都不會看到用粗口鬧人是一種高境界。

  聽其言觀其行,錢穆先生本人就是一個人辦,他是支持國民黨、反對共產黨的著名學者,一九四九年中國解放後,大量親國民黨學者隨國民黨政府移居台灣,雖然不會是富貴,但應該是平穩的生活。但錢穆先生不願意這樣做,甘願在香港捱苦,在桂林街開辦新亞書院,用接近苦行方式,在香港這片資源貧乏的土地上,希望傳承儒家思想,他的行為已經展現出一種高境界。恐怕我們不同人引述錢穆先生的說話時,首先要看看自己是甚麼境界。

  我很想知道現在大學裏有多嚴謹的學習風氣,也很想知道現在的大學有多着重學生做人的品德培養。或許有些老師都覺得學生的行為未必很對,也不願開口指正,怕成為學生的攻擊對象。看着今日大學的情況,我覺得有很多問題,還有待解答。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