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無嚴師 何來高徒?

        前人話「嚴師出高徒」,小時候不信,年紀愈大愈相信。

  按我自己的經驗,小學被老師罰打手板,中學被老師罰企半年,我這等頑劣學生,真是不打不成。被老師打了罰了,以後就不再犯。當然今天不再有體罰,我的經驗已成歷史。

  自己上到大學之後,記憶中最嚴肅的一個老師,是兼讀港大校外課程部法律專業文憑課程(PCLL)時遇上的外國老師,他教稅務學,是極其嚴厲那一種。他每次上堂一開始都會在黑板寫下問題,然後逐個學生點名,叫學生回答。

  理論上他問的都是事先叫學生看書睇文章預習的內容,學生上課前讀了他指示的書刊,就應該懂得回答問題。結果不懂回答老師問題的學生就尷尬極了,唯有急急回去備課,很怕下次上堂時又不懂得回答。

  那個洋人老師說,你們將來做律師,若錯誤建議令客戶報錯稅,客戶可能犯上刑事罪行,一點也不能錯,所以對我們要求這樣高。就是這樣嚴厲的老師,才能迫令學生努力學習,提高水平。

  報稅不能錯,射火箭更加不可以錯了,射火箭錯了分毫,都是人命。中國現在置身全世界導彈技術先進之林,全部得益於一個由美國回中國的著名教授錢學森。上世紀四十年代錢學森已經是美國最前列的火箭專家,他為美國空軍主編一部名為《噴氣推進》的專著,主要講述液體和固體推進火箭方面技術,是當時噴氣推進領域最具權威的著作。後來美國在一九五○年至一九五四年間因為參議員麥卡錫推動的反共浪潮,錢學森作為華人被迫害,因而回到中國,可以說美國把一本導彈活字典送了給中國。

  我看《錢學森傳》,講述他在麻省理工任教的歲月。錢學森是一個極其嚴肅的老師,據他的學生季茨回憶,他每次上堂時就會走到黑板前,一下子會將非常複雜的方程式寫下來,偶而會加句說這個是積分、這個是微分,或者對不同的方程式講兩句:「這中間有非常重要的關係」,但無詳細解釋,就讓學生自己去抄寫方程式,自己領悟。

  季茨在回憶錄裏說「我們沒有家庭作業,只有等待解碼的方程式,這本來就不是一件易事,錢博士又不幫忙,他對笨蛋毫無耐心。」有個同學上課時打斷錢學森說:「錢博士我看不懂你的壓力-體積比的推導」。錢學森就問,「你課本讀了嗎?」學生說:「讀了」。錢學森說,「那你該懂才對」,說完又回頭寫黑板。

  上這些嚴厲老師的課,學生可能覺得相當困難,但事後回想就獲益良多。不能說現代化鼓勵式的教育不會出高徒,但嚴師的確較易出高徒。

  我自己二十年前曾在大學兼職任教了兩年,第二年時開始有學生對老師的評核,那時是新鮮事物,但我心想,學生評核影響老師的升遷,若然想學生對我評價高,降低對他們的要求,缺課不管,考試放水,我的課變成火箭基地,多派A級成績,自然大受學生歡迎,但學生學到甚麼呢?我對這個問題思考良久,沒有答案。

  後來我不再教書,這也不關我的事了。但近年見大學叫學生做「持份者」,甚至有大學老師私下稱學生為「客戶」,話要搞到客戶高興,不能得罪學生,否則沒有人選他的科,他的飯碗就不保了。

  時代變了,風氣改了,大學不再有嚴師,卻出現一些惡徒。問題是如今的大學,還有多少知識份子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