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可吸大麻不可吸煙的國度

  我不想講太多民主制度的壞話,因自己都是一個民主愛好者,不過剛剛跟加拿大回來的朋友食飯,聽到他講起加拿大大麻合法化的故事,初聽覺得相當搞笑,細思就有點悲哀。

  話說現任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在競選時說過要將大麻和妓女合法化,他爆冷當選,就實踐競選承諾,選民才突然驚覺距離到處看見人吸大麻的日子愈來愈近,加拿大安省最近通過法案,明年七月一日開放八十家大麻店銷售大麻。

  有趣的是加拿大現在還禁煙禁酒,不但在室內全面禁止吸煙,即使在室外亦要距離建築物大門、窗戶半徑九米範圍之外,才可吸煙,所以在加拿大即使零下十幾度,亦見到吸煙人群站得離建築物甚遠,在寒風中瑟縮吸煙。加拿大亦都對飲酒有眾多限制,除了規定專門店才可以賣酒外,在公眾地方開瓶飲酒亦都犯法,所以在家中對正街道的前園飲酒,亦屬犯法。

  一個對吸煙飲酒管制如此嚴厲的國家,將會開放吸食大麻,而且管制非常寬鬆,如在室內吸食大麻會否受限,要由建築物管理人決定,換言之一間餐廳若不限制人吸大麻,將可以吸到煙霧瀰漫,食客亦阻止不了。這變成很奇怪地嚴格禁煙,卻寬鬆處理吸大麻的狀況。

  問題是吸煙就有害,吸大麻就有益嗎?事實當然並非如此。臨牀實驗早已證明,吸大麻引起肺癌機會比吸煙多三點五倍,引起慢性肺部疾病比吸煙多很多。至於吸入二手大麻煙的遺害,亦都大於吸普通二手煙。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最新研究顯示,二手大麻煙和二手煙,都會令意外吸入者氣管功能下降,二手大麻煙的影響時間更長。根據對白老鼠做的實驗證明,吸二手煙的白老鼠血管功能在半小時後恢復正常,但吸同樣劑量二手大麻煙的白老鼠的血管功能,要一個半小時以上才能恢復。

  大麻比香煙遺害更大,二手大麻煙亦然,為何加拿大會嚴管香煙而放寬吸食大麻呢?杜魯多對大麻的態度跟他個人經歷有關,他還是議員時已經對傳媒透露,他曾吸食過五、六次大麻,但大麻「從未對我造成任何影響」。

  杜魯多提出大麻合法化的理據,主要是現在很多人黑市販賣大麻,將大麻合法化由政府管制下專賣,可以減少黑社會獲得非法收益。這些論據似是而非,黑社會亦透過販賣冰毒和可卡因獲取巨大利潤,難道亦都要將冰毒和可卡因合法化?加拿大如此前衛,成為繼烏拉圭之後,全球第二個對大麻完全不設限的國家,結果就令到當年投票給杜魯多但反對大麻合法化的選民,大表不滿,可惜一切已經太遲。

  或許這都跟民主有關,杜魯多會認為將大麻合法化可以迎合年輕人口味。據滑鐵盧大學的調查顯示,加拿大第七至十二班學生中,有百分之二即超過四萬三千人每天吸食大麻,每天吸煙的學生則只百分之一點八,至於曾經吸食過大麻的學生更高達百分之二十。        

  結論是在加拿大年輕人社群裏,吸大麻是一個時尚行為,杜魯多為取悅年輕人將大麻合法化,以顯示自己的開放和前衛,不過客觀上則犧牲了國民的健康。

  這些是民主制度的濫觴,為了得到選民支持,會找出漂亮的理由,做出出位的行徑,最後就是要全個社會,付出健康和金錢的代價。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