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一個時代的終結 一個幻想的開始

        新一期《壹週刊》出版,標題是《一個時代的終結》,宣佈《壹週刊》還有幾天就易手予商人黃浩。但黃浩未完成交易,並和壹傳媒協議把交易初步完成日期由十月五日延後到十月底,並將按金由四千萬加到六千萬。《壹週刊》的賣盤交易最後能否完成,還是未知之數,市場更關心壹傳媒集團未來的路向。

  壹傳媒老闆黎智英最近在台灣《新新聞》雜誌訪問中,露出對紙媒的失望,肥佬黎話未來會合共削減百分之七十五人手。他又估計未來網上廣告大量增加,壹傳媒現在網站賺得不多、網上廣告價錢很低,但當網上廣告成主流,廣告會愈來愈貴,尤其有AI(人工智能)幫助,知道用家是男是女、甚麼年紀,適合看甚麼廣告,廣告價值就愈來愈高,因此壹傳媒網兩、三年內網上廣告收入,一定會比現在多一倍,可維持報紙生存。

  我跟廣告和媒體業人士談過,都認為肥佬黎的估計有很大問題。他估計AI流行後,會令到壹傳媒廣告收入倍升,這亦都是幻想。按壹傳媒公佈的數字,二○一四至一五年度數碼業務收入六億四千萬,當中包含網媒和遊戲,不知拆分比例是多少,二○一五至一六年度數碼收入只微增至六億六千萬,二○一六至一七年更下降到六億五千萬,看大數已知壹傳媒的數碼廣告收入停滯不前,令數碼業務由盈轉虧,二○一六至一七年度蝕一百二十四萬,顯示其生意毛利大幅收窄。壹傳媒的數碼廣告趨勢已經向下,又怎能如肥佬黎講在兩、三年後無端端可拗腰向上增加一倍呢?

  肥佬黎寄望AI,不知他是否知道自己的競爭對手是誰?壹傳媒的台港網媒的最大競爭對手,不是當地媒體網,而是Google和facebook,當中Google是超級強勁的對手。Google搶網絡廣告能力可說十分全面,首先它是最大搜尋器,很多網站的流量都要從它那裏導引入去;它亦都是最大網站廣告流量計算器Google Analytics的擁有者,知道所有參加這個統計的網站流量;它又是最大智能手機運作平台Android的擁有人,所有使用手機的流量,它都全面掌握,現在大約有百分之八十五的網上瀏覽在手機上完成,Google掌握最完整的大數據。此外,Google的網上廣告代理平台AdSense,亦是最大的網上廣告代理,它自己不生產內容,只是用很低廉價錢代理大多數網站的廣告空間。

  Google的競爭優勢可說是壟斷性的,它知道絕大多數網絡的流量,計流量的工具是它,落廣告的工具亦是它,試問你怎麼與它鬥呢?

  這還不只,講到AI,捉贏世界第一圍棋選手的AlphaGo,就是Google屬下AI公司DeepMind開發,所以你講AI有誰可強得過Google呢?其實真相是Google在發展網上廣告時,有AI而好少用,因為用AI可以將所有事情透明化,它可能賺得更少。但如果其他機構如壹傳媒用AI去推銷客戶落廣告,Google用他的AI工具反擊,壹傳媒有多少大數據可以和Google爭,結果只能舉手投降。

  Google的大數據強到它即使不營運你的網站,亦都可以在你進口及出口的網站打廣告。就我們所知壹傳媒網站有20%流量由搜尋器導入,主要來自Google,Google只要在進口或出口地方打廣告,不落壹傳媒網站都可以直接接觸到壹傳媒的網民。

  聽我這樣講,只怕所有網絡經營者心裏都涼了半截,你想跟Google競爭,空間根本很小,而且我還未講facebook的故事。所以肥佬黎以為AI流行,他的網上廣告收入可升一倍,相信是超高難度動作。

  網上世界是一本很深的書,好多人日日返學,但只是在交學費,還未讀懂這本書。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