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輪候公屋是卑微夢想

  昨日我提到解決房屋問題的大計與小計,認為共享房屋只是小計,要多想一下可以大量幫助輪候公屋居民的大計。對此,有朋友反映意見,說我可能對政府過度苛刻,大計和小計並不矛盾,不要打擊政府官員做事的熱情。

  雖然我比較傾向寬容,但由於在商界時間已很久,通常都用公司的角度思維,比較著眼於抓住大方向以解決大問題。因為管理人員的時間有限,不要以為大計小計都可以一手抓,要在有限的時間裏,很大程度地解決或紓緩到大問題,才容易見到業績。

  美國公司的行政總裁,平均在任時間只有兩年半,所以都希望找到有速效解決問題的良方,改善公司業績,提高公司盈利。香港政府的問責官員,五年一屆,其「壽命」比公司的行政總裁長,加上判斷績效指標有點含糊,不像私人機構,只單看其盈利,已說明了公司百分之九十九的問題。

  高官的評價,既可以從他的政策範圍內的績效評分,亦可以用所謂民望來評分,客觀上就會產生一些民望高但是績效低的官員。他們可以不做事情,只要懂得「呃Like」,仍然可以獲得高民望評分,大家就會稱讚他們是好官,但卻完全沒有解決市民面對的難題。

  講起住屋問題,我記得大約在十年前,有一位財金高官請我到他的官邸作客,他向我提起一個「有趣現象」,話愈來愈多大學生未畢業已申請公屋,因為大學生覺得買不起樓,又怕出來做事後工資會超出申請公屋的入息水平,所以未畢業就先申請公屋。當時我用了他的「笑談」,做了一段新聞:非長者單身人士急急申請公屋的人數大增。

  十年過去,輪候公屋的人數大幅急升,情況不斷惡化。其實,輪候公屋的人數由二○○八年開始急升,當年輪候冊上有十一萬一千宗申請,當中非長者單身申請人有八千三百個。現時公屋申請輪候冊上已去到二十七萬八千宗,其中十二萬八千宗是非長者的單身申請人,申請數字大升的主因是單身申請人十年狂升十四倍。

  如果把政府看成是一家公司,一個新的行政總裁上任,假設公司最大的問題是房屋問題,其中一個表徵是樓價急升,令到申請公屋的人數持續大升;但由於土地供應有限,公屋的供應量不升反減。目前一般家庭輪候公屋的時間為四點七年,而十年前只是一點九年。如何可以縮短輪候時間,甚至減少輪候冊上的申請呢?如果不能夠縮短輪候時間,有沒有其他方法,去紓緩這些長期輪候公屋的申請人的住屋問題呢?

  政府要解決公屋的輪候問題時,還會遭遇一些新的問題,在二○一七至一八年度,可供分配的公屋單位只有二萬五千個,較上年度的三萬四千個,大幅減少了四成,減少的主要原因是二○一七至一八年度新建單位只有一萬一千個,遠少過上年度的二萬二千個。新建單位落成量大跌,公屋供應量屬十年以來的第三低。可以估計,目前一般家庭輪候公屋的時間是四點七年,未來勢將會突破五年。而這些正在輪候公屋,未上到樓的人,很大可能正住在劏房、在捱貴租。問題似乎沒有改善,而是在惡化中。

  私人機構負責人解決不了問題,過兩三年就會被人炒魷。官員就幸運一點,沒有這麼大壓力。新任政府開局伊始,我希望政府官員能夠多幹實事,比較大刀闊斧地解決市民的問題,多想大計,聚焦執行。否則,三、五年過去,公屋輪候冊上的人數不減再增,相信市民也不是傻的,會看着官員的表現,是否合格,能否滿足他們上樓的卑微夢想。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