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小朋友,The world is tough!

        我有位朋友是高級打工仔,年薪數以百萬元計。最近與他聚會的時候,聽到一個改變了他一生打工經歷的故事。

  我這位朋友上世紀八十年代在中文大學畢業,一年之後回到中大的學生事務處做行政主任。這是一份高薪工作,當時的月薪七千元,而一般大學生的月薪只有二千多元。朋友的辦公室面積有二百、三百呎,比現時的納米樓還要大。

  朋友口才了得,年輕時有點恃才傲物,但上班幾月之後,他的老闆、學生事務處處長開始對他有意見,朋友是她挖進去工作,本來是很賞識他的。有一天,女上司叫朋友到她的辦公室大罵一番。她批評朋友不知道機構要些甚麼,不知道如何積極做出貢獻,也不知道如何分擔老闆的工作,只知道想着自己。女上司告訴朋友,以後與她開會時,都要帶著記事簿,記下老闆要求的工作。更要朋友不但完成老闆指示的所有工作,還要主動找工作做。

  女上司最後說:「當你做到所有的上級都喜歡他,搶着要你幫他們工作,你就成功了。」女上司主要是批評朋友太過自我中心,做事被動。女上司罵了朋友個多小時,連放工時間也過錯了,最後說:「我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心中不服氣,小朋友,我告訴你,The world is tough!(世界艱難)以後做事,記着我這句話吧。」

  朋友形容走出女上司的辦公室的時候,心情極度沮喪,雙腳發軟,眼前發黑,就像世界末日。雖然很不服氣,但又不想失敗地離開職場,對女上司的訓話,反覆思考,朋友最後總結,女上司的說話就如醍醐灌頂,令他終生受用不盡。他往後做事的原則,就是不再從自己出發,不再只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不再覺得上司對他很差勁,而要非常「爛做」,極度盡責。經此一役,朋友的人生出現一百八十度轉變,後來終於成為一個上司搶着要找他做事的好員工,此後的工作也一帆風順。

  「The world is tough」這句話,不只是剛入職場的小朋友要聽,其實香港整體都要聽。過去六十年,香港行了三個大運。一九四九年中國解放後,一九五七年毛澤東發動反右運動,中國進入政治掛帥的時代,一九六六年開始文革,直至一九七六年毛澤東去世為止。這十九年,中國都是在連番的動亂當中。香港剛好相反,作為英國殖民地,默默地起革命,六、七十年代香港專注製造業,經濟開始起飛。就在中國大玩政治的時代,香港成為歐美國家的廉價製造中心。這是香港的第一個運。        

  至一九七八年中國改革開放,直到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中國開始睡醒,起步大搞製造業。香港藉著這個浪潮,廠家把工廠搬入大陸,繼續享受中國廉價勞工的紅利。另外,也有很多人在香港做貿易生意,藉著中國的廉價產品,行銷世界。香港由第二產業進入第三產業,這是香港的第二個運。

  回歸之後,一九九八年香港遇上亞洲金融風暴,二○○三年再遇著沙士,受到雙重打擊,中央不想香港因為經濟問題,令到政治不穩。所以大力向香港放人放水,人流、資金流大量湧港,自由行啟動,硬生生把香港經濟從沙士谷底拉上來。再加上二○○八年金融海嘯,全球央行放水,灌水浮球,香港享受着第三個大運,主要是以旅遊和服務業受惠。

  無論是個人也好,香港也罷,都要明白自己的處境,香港的大運快要走完,要學習新加坡、以色列以及深圳等地的心理狀態,不是等運到,而要搶生意。不要覺得全世界都對自己不夠好,而是要問:我究竟可以怎樣做得更好?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