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擔心深圳還是擔心香港?

        早前有朋友傳來講述深圳經濟發展的文章,說深圳經濟轉差,網上的負評全部被刪掉。文章大意是說深圳市政府公佈今年前三季度經濟數據,令到內地經濟學家驚呼:「深圳怎麼了?」

  文章說深圳七年前開始騰籠換鳥,以高端電子產品物作為特區產業的重要支柱。但七年過後,情況開始逆轉。官方數據顯示,今年首三季,深圳規模以上的總產值有百分之九點八增長。但經濟學者細心研究之後,發現六大支柱工業品產量較去年出現比較大的跌幅,包括程控交換機產量跌百分之三十一點五;移動通訊基站設備跌百分之十九點八;硬件儲存器跌百分之三十九點七;半導體儲存器跌百分之三十七點七;微型計算機設備跌百分之十九;智能手機跌百分之一點二。在民生消費方面,住宿餐飲業投資額跌百分之四十三點二,批發零售投資額跌百分之二十一點九。

  文章引述經濟學者的解讀,是因為像華為、中興等大型企業承受不了深圳的高昂成本,把生產線移去東莞等二、三線城市,中型企業甚至遷到東南亞地區。當中的關鍵是深圳樓價以倍數上升,令實業投資者卻步,而很大部份的民間資金很投放到炒樓及按揭開支,令實體經濟停滯不前。

  深圳經過七年的急速增長之後,增長開始放緩,主要原因是成本上漲。我接觸過一些內地的大型發展商,他們在廣東省二、三線城市發展商住混合型的發展區,就是專門針對深圳企業外移的需求,吸引了不少深圳的企業外移。

  一個城市發展到一定的水平,地價、工資等生產成本上升,增加了企業外移的誘因,出現空洞化的問題。

  正當大家為深圳擔心的同時,深圳公佈了深圳「十三五」規劃(即二○一六年到二○二○年的五年計劃)。規劃當中提到深圳在未來五年內會在十二處填海增加土地二十八點二平方公里,並會全面拓展海陸空交通,出現一個「三軸兩帶」的規劃。所謂「三軸」,就是由北向南三條南下線,分別由廣州、東莞、惠州,透過深圳連接香港及澳門;所謂「兩帶」,南面的運輸帶將連接前海、南山、福田、羅湖等核心功能區;北面的則由把東面的惠州和惠東地區連接起中山、江門等珠江西岸等城市。

  香港與深圳最大的不同在於內地政府的執行力強,推動建設運輸等建設,相當快速,例如打造「三軸兩帶」運輸網,就加強了深圳的運輸樞紐作用。世界就是這樣,當一個地區成本很便宜,人人都來設廠生產,但成本貴了,就做不了製造中心,只能做貿易中心,發展更加高端的服務業,引入人流、物流、資金流,賺取增值收益,從而帶動本地消費。

  其實,香港過去也在做同樣的事情,但近年卻舉步維艱,未有寸進。最近與幾名政府高官聊起,他們講到要發展大型基建運輸項目,不約而同地都在想方設法要繞過立法會,因為大家均相信,一旦經過立法會,就會被拖上好幾年,甚至會被拖死。例如機場三跑,就完全自行融資而不經過立法會撥款。其實,政府庫房有過千億的盈餘,錢多到不得了,但卻拿不到出來去搞建設。使用繞過立法會的方法,除了很多時候要支付利息或其他費用,令成本會較高之外,更重要的是所花的時間要更多。

  所以,與其擔心深圳的發展,不如先擔心香港吧!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