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沒有低端人口 只有低端施政

北京大興區一場大火,觸發當局全面清理違章建築,結果在零下低溫驅趕了大批住在違章建築內的無戶籍人群,他們要在街頭露宿,令北京市當局深受批評。有些經常針對中國政府的人會將事件提升到中共執政問題,這些說法顯然誇大,但亦須深入研究,為何會出現如此低級的施政錯誤。

  冬季天氣乾燥,容易引發火警,北京有很多這些違規居住區,由於人口擠逼、電線亂搭,很易出現火警。其實北京的大火並不止一次,早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結束訪華當天(11月10日),特朗普在上午走,國家主席習近平下午亦乘飛機離開,前往越南出席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據說飛機飛上半空時,北京就有一個地區出現一場大火,濃煙密佈。

  後來大興區另一場大火,更造成19人死亡。由於死亡人數眾多,令北京市政府急急採取行動,全面清拆火警附近的大片違章建築,包括住宅、小作坊,甚至商舖。由於當局雷厲執行,就出現了深夜破窗、趕人拆屋等現象。後來出現所謂「低端人口」的名詞,令事件進一步惡化,這個清拆違章建築的行動,最後演變成驅逐低端人口的行為,感覺甚差。

  整件事的本質不是政治問題,而是城市管理問題。大城市的貧民窟各國各地都有,通常都是出現大災難,才會觸發政府立定決心處理;不過,北京市今次處理大興區的手法太粗糙,充份暴露了決策質量不高的問題。

  從短期處理做法而言,在零下低溫,將人從屋裏驅走,即使抱著最起碼的人道主義精神,都不能夠如此將人群驅趕到街上,任由他們在街頭露宿、流離失所。還幸沒有人因此而冷死街頭,否則北京市政府要負更大責任。

  最簡單的短期處理做法,是在清拆違章建築的同時,找一些類似室內體育館的建築物,臨時安置受影響人群,這些體育館應有暖氣供應,提供毛氈、食水、食物。由於這些人群在北京並無戶籍,理論上應該返回原居地,但政府提供一個臨時庇護所給他們,讓他們慢慢返回原居地方,是比較人道做法,亦不會觸發重大批評。

  至於長期解決方法就更加複雜,既牽涉到處理貧民,亦牽涉如何解決城市基層勞動力。這些外來打工人口,雖有部份會在北京做小生意,但絕大部份都是在北京做基層工作,例如派送速遞,或在餐飲服務業工作。由於城市快速發展,城市人群不願意做這些工作,就由外來的非法勞工填充,如果一下子將這些人趕離城市,當地的基層勞動力都會出現很大問題。當這些人在城市長期非法居留及工作十年、二十年後,其實都是城市人口的一部份,究竟是否要將他們驅離,都是一個問題。如果不驅離,就要安置。

  世界各地都有很多改造貧民窟的例子,很多時都是由災難觸發。以香港為例,香港整個公共房屋政策,就是從1953年石硤尾一場大火開始。當年石硤尾是一個充滿着非法寮屋的地區,在1953年聖誕發生一場大火,居住在裏面的人流離失所,政府除了提供短期安置,並在石硤尾木屋區原址興建香港第一個公共房屋:石硤尾徙置區。從徙置區這個名稱都可看到,這些房屋本來是臨時遷徙和安置之用。這些房屋都十分細小,只是一兩百多呎一間,連廁所都是公共廁所,但為居民提供了一個比住在木屋區較好的環境,亦成為香港公共房屋發展的開始。英國在1940至1970年這30年亦大力發展公共房屋,安置了300萬在倫敦東部貧民窟的人口。

  中國急速發展,亦都面對着其他城市急速發展時的問題,如果執政者有更加立體的思維,更加多的人文關懷,相信施政效果就會更好,理念上沒有低端人口,只有低端施政。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