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香港不應染紅

        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被問到香港染紅問題時說,香港自97年回歸起就是紅色,是紅色中國一部份,不存在染紅不染紅問題。他還說,香港本來就是紅,惹起染紅爭論。

  王振民的言論顯然是在回應一些事事對抗中國的言論,但講到香港早已染紅,我就不敢苟同,這個涉及對一國兩制的基本理解。

  一國兩制的概念包括一國,亦包括兩制,一國是承認中國對香港的主權,兩制是內地實行社會主義制度,香港就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我覺得若說支持一國,就等如支持香港染紅,是一個觀念錯置。

  染紅是甚麼意思呢?紅即是社會主義,香港染紅就是實行社會主義的一套,但香港要實行社會主義一套嗎?包括經濟上是國家所有制,政治上是一黨專政,但這些制度會在香港實施嗎?

  若香港要染紅,香港要行社會主義制度,就會變成為內地其中一個城市,跟北京、上海一樣,就不再存在香港的特色,這就去到一更加重要的問題,就是一國兩制的初心。

  一九八○年初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解決香港問題時,他的初心都是要用這個制度,同時解決台灣的統一問題,鄧小平講到解決台灣問題的一國兩制,可能更加寬鬆一些,甚至可以保留自己的軍隊。難道用一國兩制解決台灣問題時,台灣又要染紅,台灣又要實行社會主義制度?

   所以如果講香港回歸就是染紅,這似乎背離了一國兩制設計的初心。

        或許有人會反駁我,中央現在講到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這就不是染紅嗎?我覺得這是概念混淆。中國有中國的憲法,裏面提到四個堅持,提到共產黨一黨專政,故特別要立一個《基本法》,就是要講明給大家聽,這些內地實施的基本制度,不在香港實施。但不實施內地的制度,不等如中央對香港沒有全面的管治權力。全面管治權力不但只包括國防、外交,亦都包括對特首及主要官員的任命權力,包括對香港的違憲審查權,當然亦包括對《基本法》的解釋權和修改權,中央對香港的權力是全面的,但這並不等如中央要在香港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將香港染紅。事實上如何保留香港一制的特色,就是整部《基本法》的關鍵。

  我覺得香港染紅論,或許是大意之言,應該矯正。港獨要反,但不能反過頭,不要為了倒一些污水,將嬰兒都倒了出去。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