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超支—開放的代價

  港鐵最近公佈沙田至中環的沙中線主體工程成本由七百零八億元,增加至八百七十三億元,超支一百六十五億元,令總體成本增加到九百七十二億元,比原先估計的造價超支逾兩成,有評論說要向官員問責。

  沙中線超支,有其特殊原因,除了因為宋王臺發現考古遺跡,要延遲接收工地之外,在最初的時候,即九鐵的時代,沙中線起步遲了四年,令到工程早期開支上升。

  不過,我與工程界的人談過,撇開工程本身的個別因素,發現香港絕大多數基建工程都會超支,這是香港政制逐漸開放的代價。當中有幾個重大結構性原因。第一,是因為不能輸入外勞。港鐵沙中線工程一直受到建築工人不足的影響,高峰期要聘用八千名工人和工程師,但直到今年九月底,卻仍只聘用了六千人,長期欠缺一至兩成的勞工。香港當年興建新機場,把整個機場島封閉,大量輸入外勞,才可以壓低工程造價,並追上緊迫的工程進度。

  現時雖然有輸入勞工計劃,但受到工會的影響,令到審批過程極度繁瑣,輸入勞工計劃似有還無。以高鐵為例,港鐵曾經多番向負責官員提出,由於勞工不足,工程可能延誤。但負責運輸的官員,不想孭上推動輸入外勞的政治責任,便採取隻眼開、隻眼閉的態度,任由工程拖延下去。

  香港英治時期的港督是英國任命的,回歸之後半開放,特首變成由選舉委員會選出。選委會內有大量勞工代表,沒有一位特首敢於得罪工會。你看在選舉的時候,工會領袖大力批評特首候選人「走數」,候選人亦不敢駁咀。你可能馬上會問,直選特首是否會更好?我估情況會更壞,因為在群眾性選舉裏,勞工的票數更多,政府只會更加向工會傾斜。有內地發展商指出,香港的勞工費用高昂,令到香港建樓、搞基建的人力成本是一河之隔的深圳的十倍!原因是深圳可以用大量低廉的外省勞工。

  第二是各種審批程序拖延工程進度。回歸之前,香港建樓只需兩年時間,在五年前,建樓時間已經要延長至四年,現在更要延長至七年以上!建樓時間拖長,主要原因是政制開放,在每一個環節上都會出現很多爭議和質疑,搞公共工程項目也一樣,都要通過環境評估、城規會、區議會等等程序,時間愈拖愈長。現時的反對者亦很懂得利用這些程序去阻礙項目的開展。所有的項目的進度都因此而大大拖延。時間拖長了,意味着開支的增加。

  第三是立法會拉布,亦令到建樓及工程費用上升。拉布令到大量工程撥款批不出,從而迫到某些項目要以一個很不正常的方式推出。反對派每年臨近七月立法會休會時,都會在財委會上放生一定數量的工程的撥款,卻又造成了一個有時飽死、有時餓死的現象。一段長時間沒有工程批出,但在某段時間內突然間有大量工程批出。由於工程推出的節奏很差,令到業界的人手安排不暢順,一定程度推高了工程上很多環節的造價。

  上述這幾大因素,都是香港政制逐步開放的代價。市民的權力大了,反對的機會多了,就會令一切都會慢了。好處是可以防止政府濫權,壞處就是整個社會要付出公共工程超支和樓價高昂的代價。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