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政治污染 工程規劃大走樣

        昨天講到港鐵沙中線的超支問題。其實,整個工程規劃因為政治干擾,出現了眾多扭曲的現象。

  過往的工程撥款,通常都會預留百分之三十作為應急開支(project contingency),主要是考慮到在工程期間可能會出現不可預計的因素,令到工程開支較原來的高,所以預留彈性。

  不過,回歸之後,政治衝擊日大,特別立法會對政府的掣肘極多,政府唯有壓低工程的應急開支,減低要申請的金額,希望會比較容易得到立法會的批准。沙中線及高鐵都有這種情況,預留的應急開支只是之前的一半。

  但解決了一個問題,卻又衍生另一個問題。由於預留的應急開支不多,遇上勞工短缺等問題,工程最後真的超支,又釀成政治風波。近年政府又開始覺得超支是一個重大政治問題,開始重回舊路,現在新批出的工程,又再加上百分之三十的應急開支。單是一個應急開支,已見到種種政治考量,令到整體工程規劃的過程受到污染,不能純粹以工程本身的合理預算金額來申請開支。

  政治化問題亦令到建屋時間愈搞愈長。以城規會為例,其蒐集公眾意見的方式與其他諮詢機構不同。其他諮詢機構只接受書面提意見,而城規會容許提供意見者親身到會議上表達。反對者便利用這個制度,經常動員大批人員到城規會表達重重複複的反對意見,演變成另類的拉布。例如早前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便有大批反對者去城規會表達意見,即使每人只容許發言十分鐘,但由於人數眾多,城規會單是聽取這些意見,就花了四十多天。當然,反對者還有很多其他招數,去拖延審批的過程。

  又以最近的九龍東發展為例,政府準備把四幅本來用作興建私樓的土地,改劃為發展公營房屋,可以建成六千個單位。由於啟德與觀塘麗港城對開的一塊休憩用地,屬於一個自然區域,政府就把幾個計劃一同遞交予城規會。始料不及的是,麗港城居民大力反對把該區對出的休憩用地改作興建VTC大樓,結果連帶在啟德興建的六千個公營住宅單位,也一併拖延了。

  有政府官員私下解釋,城規會過去一直採用的是一種誠實機制(honor system),在港英政府年代已經存在,容許市民親身去表達意見。當年不會有很多人去表達意見,這個制度行之有效。但近年隨著政治開放,各種持分者已經懂得盡量利用體制上的空隙,去拖延甚至希望推翻他們不喜歡的政府政策。結果就令到很多公共工程和建屋計劃,被大大拖延。

  政府提供土地的時間增加,便減少了土地及房屋供應,令到樓價和租金飆升,整個社會就只有發展商得利,但買樓和租樓的人就要額外付出大量金錢,才有尺寸之地容身。

  要加快土地供應,其中一個最直接的想法是城規會修改其接收意見的方式,改為只接受書面意見。這樣做的話,便涉及改例,要得到立法會通過才行,但以香港現今的政治環境,立法會又怎會通過減少公眾表達意見由的法例呢?所以,政制開放,難免污染了決策程序、延長了決策時間和減低了決策的效率,但並無提高決策質素,但社會則要為此付出高昂的建築費、昂貴的樓價和租金的代價。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