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全世界都在防備資金回流美國

  特朗普這個美國狂人總統,上任接近一年,他提過的在美墨邊界建高牆、大幅增加中國貨品進口關稅等措施,無一兌現,唯獨是減稅方案,已進入了最後階段。減稅方案最突出的是將把企業稅由百分之三十五下調到百分之二十一,這是一個巨大的減幅;而對企業海外回流美國的收入,由百分之三十五減至百分之十二,另外會逐步取消遺產稅。

  這是一個相當商人治國理念,透過大幅削減稅項,吸引外國人到美國投資,或者起碼把海外資金調回。美國是全球最發達的國家,百分之二十一的企業稅率,算是很低的水平。而大幅削減海外回流美國的收入和最終取消遺產稅,是吸引美國公司和有錢人把錢調回美國。

  高盛估計,美國企業留存海外的資金達到現金三萬一千億美元。稅改通過之後,估計會有大量資金回流美國,因為沒有人知道特朗普當總統可能維持多久,如果特朗普「被落台」,海外收入的減稅措施窗口,有可能關上。

  美國這個大幅減稅行動,令到無論是歐洲或者亞洲的經濟體,都大為緊張,最怕的是美企那三萬一千億美元的海外留存的收入,快速調回美國。像蘋果這些國際巨企,在海外賺了大錢,但由於美國稅負太高,便把大部份收入留在海外,當一成二的低稅窗口打開,可能有大量資金回流美國。

  美國減稅的巨浪,會帶來的衝擊究竟會有多大,大家現時都估計不到。可能會如公元二○○○年的「千年蟲風險」,勢頭很猛,但最終水波不興,沒有構成大影響;但也有可能會像二○○八年金融海嘯,造成巨大衝擊。萬一真是在很短的時間內有大量金錢調回美國,會令美元匯價急速向上,而資金出現急速外流的地區,會出現資金外逸、匯價急跌及利息成本大升,引發嚴重的經濟及金融衝擊。

  受影響國家要應對這些危機,沒甚麼短期的方法,最直接的是加強控制資金外流。最近我與一位中國企業家談起,他問我對明年中國管制資金外流的鬆緊度的看法。我說至少上半年不要預期中國會鬆手,因為美國稅改方案在今年底通過之後,市場最大的波動會在三個月至半年內出現,中國一定會先緊,觀察了形勢之後,才會放鬆。所以中國在短期內一定不會鼓勵海外投資,甚至對國民投資海外物業等等行為,採取更嚴厲的控制措施。

  當然,如果衝擊波浪最終沒有到來,人民幣匯價不跌反升的話,中國下半年就放鬆水喉,以免人民幣匯價太強。這位企業家亦有類似看法,認為要因應各國應對美國稅改的手法,來部署明年的生意規劃。

  過去,美國連番加息,香港沒有跟隨。主要原因是此前有資金流入香港,形成了一個資金池,如二○一五年十月時有四千二百六十三億元的資金留港,要到這些資金外流之後,香港才加息也未遲。

  近年美國加息,香港不跟隨,便令到港元幣值走弱,資金開始外流,現時留在香港的資金大概下降到一千七百九十六億元左右,估計美國在十二月加息之後,香港資金外流的情況會進一步加劇,可能明年下半年香港就要加息。美國稅改則是一個附加風險因素,如果出現一個很大幅度的資金回流美國潮的話,香港也會受到影響,香港的加息周期便會提前。

  美國稅改不算是黑天鵝,黑天鵝是完全預計不到的事件。對於這隻「白天鵝」的到來,各國已有相當的準備。不過,這隻白天鵝起飛的時候,實際影響有多大,要到明年初才會知道。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