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港專堅持原則 勢受追殺圍攻

  港專學院上星期六發生奏國歌事件,部份畢業生在奏國歌時以不站立方式示威,事後校長陳卓禧與學生對話,義正詞嚴,指畢業禮為莊嚴隆重場合,典禮上必須堅持原則,尊重國歌。這件事成為一個典型案例,學校如覺得學生做錯,就要講清講楚。

  原來港專畢業禮遭遇示威,早有前科,去年港專畢業禮上都發生類似事件,當時社工文憑的畢業生,包括香港眾志的黎汶洛,就在畢業禮上大搞示威,他們不止在台下示威,到學生上台時,更向部份主禮嘉賓如黃友嘉等,高叫口號反對人大八三一決定和人大釋法。示威搞亂畢業典禮的秩序,有學生家長不滿典禮受干擾,與學生對罵,弄得場面相當混亂,一場畢業典禮,變成亂局收場。

  我對這類示威有親身體會,在一場中學辯論比賽的總決賽上,一班示威者為向當時的主禮嘉賓林鄭月娥抗議政改問題,在場大叫口號,又不斷衝向林鄭。他們不是一示威就停,而是持續不斷地搞局。在評判演講時,他們也不停大叫,在坐的參賽學生和家長根本聽不到評判說甚麼。我當時心想,為何示威者運用他們的示威自由時,可以大大干擾活動進行,影響其他參與者的自由呢?

  好像專上院校畢業禮,望子成龍的家長好不容易等幾年等到兒女畢業,開開心心地參加他們的畢業禮,為何示威者可以不理家長們的感受,以示威活動破壞莊嚴的典禮呢?

  據我了解,港專經過去年的事件,今次事前作細心研判,已估計到有學生示威,並相信最大機會在奏國歌時搞示威,因為示威學生認為學校「無佢符」。結果港專決定如果遇到有學生示威,就會停奏國歌、暫停典禮,直到示威學生被請離場,典禮才會再開始。

  港專事前亦考慮,在奏國歌時甚麼才算示威抗議、甚麼才算不尊重奏國歌等。校方最後決定可參考高等法院就議員DQ案所作判決的方向,認為在奏國歌時,任何不正常不莊嚴的動作,如不肅立、背向主禮台、舉示威牌等,都是不尊重國歌行為。

  結果到典禮真正開始時,校方為免參加畢業典禮的師生和家長有所誤會,主持人先上台,講清楚奏國歌時請台下人士要做的事:「跟住預備奏國歌,全體起立,面向主禮台,雙手下垂。」

  最後一如所料,奏國歌時果然出現示威,示威者亦有備而來,邀請了一份友好報章及一個網媒記者到來採訪,拍攝他們示威的經過。至於陳校長後來在門外與學生對話,就並非校方原來預想到的情節,只因示威學生不斷高叫校長出來對話,陳校長從善如流,出來跟他們對談,結果就講了那段訓示學生談話。

  香港是自由社會,人家在場內搞畢業禮,你在場外示威,沒有人會干預。但現在專上院校畢業禮的示威愈搞愈過激,示威者相信搞到典禮場面大混亂,才能惹起傳媒注意,這就無可避免大大干擾了其他參與者的自由。而專上院校的校長也大多怕事,不想作出批評,以免被學生圍攻。

  港專現在等如樹立了一個先例,要求參與畢業典禮的人士在奏國歌時要肅立,明確地要制止示威。可以想像,港專經此一役,一定會受到政治圍攻狙擊,就要看它能否挺得住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