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機械人正在大量搶走我們工作

  最近讀到一篇文章,講述台灣經濟連年增長,但實質薪資增長明顯停滯,這個趨勢自二○○二年開始,漸趨嚴重。

  文章作者把原因歸咎於台灣經濟太過依賴「資訊通訊產業」出口,產品價格在全球競爭下愈來愈低,而大眾消費品如能源產品,因為「原油價格上漲」,價格愈來愈高,台灣人的工資扣除通脹之後,實質薪資增長大幅落後於GDP增長。

  這個講法只反映了問題的一部份,台灣經濟的確側重於電子產品出口,而這類工廠式產品,面對來自全球工人的競爭。像台灣最大的手機生產商,郭台銘的鴻海,他在中國設有巨大工廠。不過,近來隨着中國工人的薪金不斷上升,他也要把工廠自動化來減低工資支出。

  其實,只要看各地的通脹數字,已經可以看到問題的大部份。台灣十一月CPI按年上升百分之零點三五,就算扣除了食品及能源價格的核心CPI,按年也只升百分之一點三;美國十一月CPI增長百分之二點二,核心CPI增長百分之一點七;香港十一月CPI按年升百分之一點六,香港沒有計算核心CPI,通脹高過台灣,略低於美國。

  台灣的CPI增長低得這樣嚴重,基本上已接近通縮狀況。當地工人薪金沒有實質增長,CPI的走勢一定程度已反映出來,整個社會的物價趨勢都在沉降當中。

  近年美國失業率已降到大約4%,但工資增長卻不明顯,CPI雖然勉強升上2%上方,但核心CPI仍然在2%以下,顯示經濟並不算過熱。

  雖然聯儲局已開始加息,希望令到利息回升到比較正常的水平,但以美國現時的經濟狀況,持續加息是否能夠維持經濟增長,仍是一個問題。美國最近通過了稅改法案,減稅會對經濟有一定的促進作用,但是否真的可以推高通脹,還有待觀察。

  台灣則是一個極端例子,通脹水平這樣低,意味着整個社會正備受物價下跌的通縮壓力。

  過去的二十年,物價不增長,主要受到兩浪宏觀經濟衝擊。第一波是二○○一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之後,中國把大量的低廉勞動生產的產品輸往世界各地,特別是歐美可以享受到經濟增長但通脹不高的美妙境地。

  這一波全球化浪潮還未停止,第二波的數碼工業革命又殺到。最近讀了一本書,叫做《第二次機械革命》,作者是布萊恩約弗森和麥卡菲。作者認為如今是經歷了蒸氣機出現之後的工業革命之後,第二波的數碼科技革命浪潮,由於AI(人工智能)及數碼基建的發展,令到大量原來由人手從事的工作,可以由機械人精準完成,甚至比人做得更好,而且跨地域工作十分方便。這個變化可以稱為第二次工業革命,把大量生產力釋放出來。這本書比較從美好方面形容數碼科技革命為人類帶來的影響,而我卻見到消極的一面,就是說愈來愈多人的工作將被數碼科技所取代。

  最近有朋友的兒子要報讀大學,問我覺得報讀翻譯系如何,我說,如果讀翻譯系是要改進語言水平便沒所謂,但如果想日後從事翻譯工作會非常困難。過去,我們經常笑google的翻譯效果很差,笑話連篇。但時至今日,機械翻譯的進化愈來愈快。例如內地的科大訊飛翻譯機,表現就很不錯,一般的社交語言都已翻譯得很精準。我很懷疑將來是否還需要人類做即時傳譯,就算翻譯冗長而複雜的文章,機械翻譯都會好過人手。

  這次的科技革命,將大量取代人的工作,首先感受到痛楚的是像台灣這種集中於生產電子產品的製造業經濟。我覺得下一波的擴展,是大量智力型勞動崗位受到侵蝕,包括很多專業的行業,聰明的機械人可以做得比人類更好。

  我們現時感受到的是全球化和數碼機械革命,令到通脹不上升的好處,但其衝擊將會一浪又一浪地殺到。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