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郭鶴年自傳》——殖民地經驗並不美好

  近日在書店看到一本新書《郭鶴年自傳》,郭鶴年是大馬糖王,早已扎根香港創辦嘉里集團,其香格里拉酒店集團的足跡更遍佈中國,我一直對糖王如何發跡甚感興趣,看見有《郭鶴年自傳》,就站在書店看了半小時,之後急急將書買下。

  郭鶴年如今九十四歲,三百四十頁的自傳,凝聚了他的人生智慧,無論在政治抑或營商上,自傳內充滿着經驗與智慧。我在假期花了兩天就將整本書讀完,極力推介大家一定要買來看看。

  近年香港有些年輕人支持港獨,甚至有人希望香港重歸英治。我從來都說,戀英戀殖都是那些沒經過殖民地統治的人,我雖然在香港殖民地的晚期出世,當時英國政府管治已經相當人道,但都不存好感,郭鶴年生長在馬來西亞早年的英治時代,更加是另一個世界。

  郭鶴年的二哥郭鶴齡是一個共產主義者,後來參加馬共,最後在叢林中被英軍擊殺,他說起他們做學生時的一個故事,當時他們所讀的是一所英國人營運的私立學校,很多老師都是歐洲人,學校裏面的一些設施都是指定部份人才可以享有。

  一九三九年初一個公眾假期早上,郭鶴年和他的二哥郭鶴齡跟一位同學,踏單車路經學校網球場,見到無人在裏面玩,就走入去打網球,玩了一會,有一個歐洲老師坐車經過,就問他們:「你們來玩有得到批准嗎?」他們說沒有得到批准,問老師可否即時批准他們,老師不同意。

  他二哥鶴齡就跟老師爭取,說「這不是很不合理嗎?你們又不用球場,為甚麼又不准我們玩呢?」老師大怒,認為這是一個不服從的表現,就嚴厲斥責他們,並向校長告發他們。後來學校以不服從校規為由,將二哥鶴齡趕出校。郭鶴年和他的二哥鶴齡感到憤憤不平,認為這些行為再一次引證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的粗暴行為,他二哥受到刺激,走上從政之路。

  郭鶴年提到另一件事,就是他父親過世前,本來是柔佛州南部的大米代理商,佔當地三分之一市場。其後父親離世,郭鶴年和兄弟尋得政府批准,可以繼續做大米經銷商,但要新公司提供十萬元銀行擔保。郭鶴年之前在一個當地很尊貴的高爾夫球會認識一位英資銀行分行經理福賽特。他覺得福賽特是一位友善直率而認真的銀行經理,他就聯絡福賽特談擔保的事,但福賽特跟他說,不能將公司與友誼混為一談,如果你能存入十萬元在銀行作定期存款而不提取,他就可以為他簽發十萬元擔保。

  郭鶴年聽了就很不開心,認為英資銀行家寧願貸款給拾荒的白種人,都不願意貸款給正當的本地商人,膚色決定一切。

  郭鶴年話他自己創業的主要推動力,就是銀行家對他的羞辱,希望獲取成功,向那些銀行家還以顏色。殖民地對華商的不公平對待,造就了郭鶴年這個超級富豪。任何有意從商或創業者,都值得一讀此書。

(除了去書店購書外,也可以網上訂購goo.gl/cd7NHE)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