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2018繼續瘋狂

        踏入二○一八年,你的感覺可能會比二○一七年好,因為一年之前,善玩民粹主義的特朗普,剛當選美國總統,大家都擔心他會跟中國打貿易戰,會在墨西哥邊境建高牆,會令到全世界關係緊張,一片混亂。

  結果二○一七年埋單計數,特朗普唯一造成的大事,就是美國減稅,將美國企業所得稅由百分之三十五減到百分之二十一,其餘的破壞性事件都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例如他想叫墨西哥付錢給他建高牆,墨西哥自然睬你都傻。特朗普對中國的態度亦大變,由選舉時的狠批,變成親善訪華,在習近平面前展示孫女學習中文的影片。這一切都來得有點戲劇性,特朗普上台變成對股市的利好消息,雖然未搞得出基建,卻辦成減稅,又無引起地區衝突,結果是有好無壞。

  二○一七年還有一個良好的變化,就是由於特朗普太得人驚,結果環球選舉雖然有很多「小鮮肉」領袖上台,但右傾的民粹主義者未能再登大位,歐洲大國無論法國抑或德國大選,都無飛出黑天鵝,仍然是比較溫和的人士主政。

  政治無大事,就變了金錢掛帥。由於歐洲及日本還大量印鈔,美國的收水過程仍相當緩慢,資金氾濫,出現一個又一個炒作狂潮,其中比較典型的是比特幣,由去年低位三千美元,一度衝至二萬美元水平。

  踏入二○一八年全球局勢會怎樣?我雖然沒有水晶球,但都可以想像幾個大方向:

  第一,資產泡沫持續。由於環球通脹仍低企,美國收水速度緩慢,歐日則繼續印鈔,谷高全球資產泡沫。香港由於政府沒有高壓的控制措施,瘋狂樓價泡沫會繼續高漲,狂上加狂。

  第二,貧富懸殊加劇。環球民粹主義在西方民主選舉中爆升,本來是對所謂一比九十九的資本主義歪變的不滿反映,意思是1%的富人壟斷大部份財富,惹來其餘99%的群眾的不滿。這個情況在金融海嘯爆發、央行大幅放水、資產泡沫急漲下,更進一步加劇。民眾本來以為選出一些右翼領導人制止移民入境,實施保護主義,會令他們生活狀況可以改善一些,現實上這些右翼保護主義領導人只是投機份子,借機上台,並無打算改善99%的民眾生活。結果在央行放水持續下,貧富懸殊繼續加劇,香港亦都有接近的情勢。

  第三,街頭暴力不斷萌生。一踏入新年就傳來伊朗首都德黑蘭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主因是經濟不景、失業率高企,年輕人不滿走上街頭,美國總統特朗普沾沾自喜,認為是伊朗專制政權的末日。其實伊朗的不景氣,很大程度是因為美國制裁而促成,伊朗政府由選舉產生,無奈地在西方制裁下,經濟困頓。然而,伊朗的狀況並非獨立事件,環球一比九十九的情況,還在惡化,低下階層雖然有啖飯食,但對制度不公平的不滿,就會愈來愈大。年輕人上街的暴力會無日無之,不但只在伊朗,相信在各國都會爆發起來。有時看到時世亂局,倒反覺得馬克思批評資本主義的掠奪性歪變,自有其道理。

  這個全球的亂局,金錢掛帥,又不似馬上爆煲,但風險卻在不斷累積中。香港政府控制不了樓價和租金不斷狂升,就等如為社會的不滿,不斷地加柴添火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