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散播恐懼 自製焦慮

  最近彷彿又回到三十年前《基本法》起草的時候,一班當年的草委李柱銘、譚惠珠、譚耀宗等,又再爭拗《基本法》的法律條文。

  整件事源於人大常委會早前通過高鐵「一地兩檢」安排。包括李柱銘在內的一些法律界人士,質疑人大的決定,欠缺法律基礎。他們指特區政府透過租借安排,把西九檢查站租給廣東省政府在檢查站內實施內地法律,質疑這個做法違反《基本法》第十八條,即除《基本法》附件三列明的內地法律之外,香港不實施內地法。

  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解釋一地兩檢安排時指出,由於只是在西九檢查站內實施內地法,而不是在全港實施,所以不需要把實施內地法納入《基本法》18條所講的附件三之內。李柱銘昨日在電台上說,未想過香港特區有一部份與全香港有分別,不實施香港法律,「諗都會有人話我黐線啦,點可以話有例外㗎?如果有人問魯平(前國務院港澳辦主任)會唔會有例外,我諗佢會成個彈起,會話你都黐線㗎?」

  魯平已經過身,無辦法回應李柱銘,但我見到這些法律爭拗,和三十年前的處境類同。這類新聞其實是票房毒藥,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香港人沒有興趣閱讀,即使讀了也不會明白。不過,也不要以為李柱銘這種講法沒有作用,它會產生一種實質作用,很易令到公眾在未有深思熟慮的情況下,產生恐懼,覺得內地會藉「一地兩檢」的安排,樹立先例,將內地法引入香港。

  當社會形成了這種恐懼,就會產生一種意見,認為「不值得為了交通便利,而放棄香港人的自由權力。」進而形成反高鐵「一地兩檢」安排的民意。或許由於我做記者已久,看慣政治或法律爭拗所引發的恐懼,亦看到一、二十年後回頭一看,會發現這些恐懼極之無謂。

  回想九七回歸之前,一班泛民的元老級人馬,十分擔心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主權移交之後,中共會到處拉人。聞說他們在九七回歸前就離港外遊,判定形勢安全才返港。當然,九七過渡後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他們也返回香港。        

  像這些類的恐懼,當年比比皆是,另一個是「駐軍」。八十年代中英談判後期,雙方就駐軍問題曾出現嚴重分歧。當時的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一錘定音,認為駐軍是行使主權的重要體現,堅持要在香港駐軍。當時一眾反對派議員和大狀,都覺駐軍是洪水猛獸,會大大影響到香港人的自由。

  現時回歸已二十年,駐港的解放軍人數五千人,完全見不到駐軍影響到港人的自由。相比之下,美國在海外駐軍,經常出現很大的事端,例如沖繩就曾發生多起美軍強姦當地婦女的事件。香港的駐軍沒有這些問題,關鍵原因是中央對駐軍從嚴管制,採取禁閉式管理,軍人一年只有幾天可以走出軍營,令到駐軍對港人的生活,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你可能會覺得香港有言論自由,應該容許不同意見的表達。我也熱愛自由,但覺得那些散發恐懼的政治爭拗,其實對公眾有相當大的負面影響。第一是會令到人們無端端產生恐懼,很不快樂。最近看到蓋洛普民意測驗中心對全球民意調查,訪問了五十五個國家及地區的五萬四千名市民,結果顯示全球最快樂國家或地區的首三位是斐濟、哥倫比亞和菲律賓。而香港則是全球不快樂的十大國家或地區中排第七,香港人真的很不快樂。

  這些散發恐懼的言論,令到香港人產生很大的焦慮感,雖然將來回看會發現這些焦慮很無稽,但心理已經深受這些恐怖言論所摧殘,政府的精力,也大大消耗在這些無謂的政治爭拗之上。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