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無殼蝸牛一族聲音太小

        最近看到小蠔灣填海的最新消息。小蠔灣位於大嶼山北部,是政府近年提出的近岸填海其中一個選址,政府早前提議在小蠔灣填海造地一百至一百五十公頃,但環境諮詢委員會其後要求政府縮減填海範圍,以免影響附近出沒的中華白海豚。政府結果決定大幅縮減填海規模至只有原先計劃的三分之一,只填海五十二公頃。按最新規劃,小蠔灣填海區將來會用作住宅及教育混合作發展,住宅方面會提供三千五百個單位,可以容納九千三百人居住,同時也會提供土地興建大專院校,提供一萬二千個學額。

  現實社會充滿着艱難的抉擇,覓地建樓和保護環境就是有衝突政策議題。我也是一名環保主義者,盡量希望在可能範圍內,減少損害環境。例如去野外時見地上有垃圾,我會執起垃圾丟進垃圾箱內,希望盡一分力去保護環境。如果香港不是這樣缺乏土地,搞到租金飛升、樓價高企,我也同意香港連一吋海也不要填,以免損害環境。

  但現實是香港土地供應緊缺,樓價租金急升。最近看到一則新聞,說住在劏房的低收入士極之無奈,一個一百呎的劏房,月租在十多年前是五百元、一千元,現時要五千元!對於月入萬多元的低下階層而言,的確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現時,有二十八萬人正在輪候公屋,大量人想買私樓。試想一下,一個低收入家庭的小朋友,長期屈在一個百多方呎的劏房中,連一張像樣的書枱也沒有,他又如何好好地溫習呢?這便是造成隔代貧窮的其中一個根源。

  以小蠔灣這個填海區為例,如果按原定計劃去填海,假設也沿用現時的住宅及教育混合發展計劃,可以額外讓一萬八千六百人入住,額外提供二萬四千個學額。結果因為要保護中華白海豚,令到一萬八千六百人要繼續在又貴又逼的環境居住,也減少了二萬四千個學額。

  政府面對很多政治挑戰,自然會選擇作沒有那麼容易惹起爭議的決策,既可以加快決策時間,也可以減少被攻擊的機會。以小蠔灣為例,也沒有甚麼諮詢,隨隨便便作出縮減小蠔灣填海三分之二的決定,就好像因環保理由決策必定是正確的一樣。

  我覺得香港的政黨,無論是建制派也好,反對派也吧,他們都把太多注意力放在政治議題上,較少在重大民生議題上下工夫。香港的無殼蝸牛一族聲音太少,其意見不被代表。環諮會反對小蠔灣填海,如果有人可以代表無殼蝸牛一族,力撐填海,結果可能會不一樣,政府或許不會這樣決策。

  在環保及填海增加土地供應的兩難抉擇下,政府其實有中間落墨的方案,例如按計劃填海,同時撥出一億元作中華白海豚保育基金,研究各種保育白海豚的方法。中華白海豚現時聚居於香港西部海域,填海的確會對其生活造成影響。其實,太頻繁的海運船隻往來、水質污染和過度捕魚,也會影響到牠們。以過度捕魚為例,政府仍容許在海岸公園內作持有許可證的商業捕魚活動,海豚就要和漁民競爭食物。漁業已經是香港一個相當小的產業,其實政府可以透過補償方式,爭取漁民的同意,減少近岸撈捕,也是另一種保育中華白海豚的方式。

  政府簡單地縮減了填海規模,粗暴地扼殺了近兩萬人的居住機會,影響了他們下一代的成長空間,社會將來也要為此付出代價。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