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我住在僭建居所的歲月

        僭建是從政者的魔咒,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就捲入「僭建門」中,被批評得體無完膚。講起僭建,我自己深有體會,我就是在僭建物中長大的。

  小時候父母在深水埗開了一個小商舖做生意,前舖後居,當大多數小朋友都住在徙置區(公屋)的年代,住在小商舖的居住條件已算不錯了。由於店舖狹小還要居住,所以爸媽都想方設法增加「空間」。店舖後面有一個天井,爸媽不知那裏學來的法律常識,知道不能加建固定結構,但移動結構就可以走法律隙,所以就在天井加一個可移動的上蓋,其中一半可以拉開,平常上蓋可以放下來,變成一個有蓋廚房。

  本來一家四口睡在一張牀上,後來我和姐姐逐漸長大,不能和爸媽逼在同一張牀上,爸媽又想到方法,在門口外騎樓的簷篷下,凌空僭建一個大約一百呎的閣仔。當時幾歲的我,天天都看着這個僭建物如何施工,工人首先在四面騎樓底上空四個牆角找出鋼筋位,然後鑿穿石屎,再用鐵枝勾入鋼筋之內,形成四個掛在鋼筋的掛鈎,再在下面用鐵板造成一個凌空的閣仔。

  這個凌空閣仔大約一百呎,左右兩面就間開了兩個小房,我和姐姐各佔一半,我終於有自己的牀和書桌,我的童年就在這個僭建物中度過。年紀小小的我亦都知道,這些建築並不合法,但當時滿街滿巷都是僭建物,人人都是如此,亦沒有覺得有甚麼大不了。十多年後政府發信指那個凌空做的閣仔是僭建物,下令清拆,我的兒時居所就此拆除。

  時代變了,社會對僭建的取態改變,當年人人都做,如今覺得不應該做。普通人搞僭建無問題,高官搞僭建就一定死。公眾大惑不解的是,為何政府如此掉以輕心,新任律政司司長上場前,沒跟她過一過冷河,解決僭建問題,結果搞出一個醜聞。如今最好的拆解之法,是盡量清楚向公眾交代,並且盡快清拆所有僭建物,負應負的責任,以免繼續受非議質疑。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