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開放社會缺少一點人性

        五歲女童「臨臨」懷疑被至親虐殺死亡案件,今日提堂。據其八歲兄長「逸仔」的口供,妹妹被拋高虐打,甚至利剪刺胸,被虐致死,其生父及繼母被控謀殺。隨著案情逐步披露,只能夠用「震驚」兩個字來形容。

  現今社會愈來愈開放,甚麼事也有很多人評論一番。但臨臨被虐殺事件曝光後,無論是政府高官、議員政客,絕少人出來關懷事件,我們見到的只是一片推卸責任之聲。一名八歲、一名五歲的小孩被長期虐待,身上常帶傷痕,連吃飯也吃不飽,情緒自然低落,學校如果能夠及早發現,轉介社署跟進,或可避免慘劇發生。即使是逸仔的同學,也懂得講見到逸仔眼角有傷痕,在校經常顯得悶悶不樂。

  但無論是臨臨或者逸仔就讀的幼稚園和小學,都沒有發覺事情的嚴重性。臨臨生前就讀的屯門路德會富泰幼兒園事後說,校方未見到臨臨有傷痕,又說沒有見到她的情緒有異樣。

  去年十月底,臨臨最後一次上學,家人以辦喪事為由,為女兒請假,之後一直沒有返學,至十二月臨臨退學,學校再無跟進。至於逸仔就讀的屯門興德學校聲稱,早前已經把個案轉介予社署跟進,結果引發一場爭論。香港政府華員會屬下社會工作主任分會出來駁斥屯門興德學校的講法,指其容易令人誤會社署及社署社工未有及時適當跟進個案,導致悲劇發生,表示遺憾。重申校方只是就福利事情諮詢社署,不是轉介,又是一宗「羅生門」事件。

  無論是學校、社署、以至高層官員,都沒有很多人出來評論事件,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就話,政府對慘劇表示非常痛心,社署及警方正進行調查,不想公開談及個案內容。除羅致光外沒有多少高官開口,到如今告上法庭,各方更加順理成章地說由於事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甚麼事情也不宜評論。政制愈開放,甚麼事情都講求問責。一旦有問題出現,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不想負上責任。校方如是、社署如是、官員如是,都怕出來表現一些關心,馬上被傳媒追究責任,就出現一個人人少講為妙的局面。

  一九八六年,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還是社會福利署署長時候,就發生了「郭亞女事件」,當時傳媒揭發六歲女童郭亞女懷疑被患有精神病的母親幽禁在新界葵涌葵興邨的住所。社署接手處理,最後社署決定引用《保護婦孺條例》聯同警方破門入屋救出女童。女童被送往竹園兒童院,而其患有精神病的母親被強行送進醫院接受精神病治療。

  「郭亞女事件」引發當時社會的廣泛討論,有輿論批評社署濫權,並質疑破門入屋的必要性。雖然事件演變成富爭議性的政治問題,但當時的官員卻敢於出來表達意見,當年覺得陳方安生表現得冷冰冰,而如今的問題是連冷冰冰的官員也見不到了。

  這個社會究竟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呢?多了民主,失去人性。現時政治講求化妝,高官重視民望,任何可以爭取到民望的事情,大家撲出來爭着說,可能影響民望的,就避之則吉。香港發生一起這樣慘絕人寰的兒童虐殺事件,竟然沒有多少人站出來表達一些關注。

  過去我們見到有災難發生,見到有官員出來慰問,我們會覺得他們在做「騷」,如今見到官員避之則吉的態度,連「騷」也不做,才真的感覺到何謂「人情冷暖、世態炎涼」。香港這個社會對政治問題,都很熱衷地討論,高鐵「一地兩檢」,人人追咬,死了孩子卻漠不關心,到底是這個社會有病,還是我有病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