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為甚麼聰明人會犯低級錯誤?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鬧出一個僭建風波,屋宇署人員前天入屋檢查,泛民議員咬着不放,看來事件沒有這樣快會收科。

  日前在一個飯局中,席間談到鄭若驊是如此成功的大狀,專業水平極高,大家均覺得她是律政司司長合適人選,但就在僭建問題上,犯了一些低級錯誤。有商界猛人形容,這就像「發雞盲」一樣,人有時是這樣,不是故意,對某些事情就是視若無睹。

  鄭若驊欠缺從政經驗,平時可能沒有留意政治新聞,看不到也不出奇,但現屆政府,大量的高官多年都受政治洗禮,為甚麼也沒有注意到鄭若驊有僭建的這個問題呢?有人笑言,以後有新官上任,是否應該先叫傳媒狗仔隊去跟蹤一下,起碼不會再次犯上僭建這種低級錯誤。

  除了有人提起二○一二年特首選舉的僭建風波,又有人提起梁錦松的買車風波,也是一個如盲了的例子。話說當年梁錦松做財政司司長時,預備在預算案公佈提高汽車首次登記稅,他卻在公佈預算案之前買車。據梁錦松一位好友憶述,事發前一天的晚上,他在看演唱會,期間收到梁錦松的短訊,說有傳媒問及他買車事件。這位老友當時的第一個反應是:「為甚麼阿松會這樣蠢,在預算案公佈之前買車呢?」他整晚便在電話中與梁錦松互傳短訊,詳細問明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這位好友認為,梁錦松是打工皇帝,身家過億,無必要為了慳十萬、八萬稅款,冒上這樣大的政治風險。事實是梁錦松太太當時即將產子,需要買一輛七人車。他就迷迷糊糊地去了買車,在買車時主要由太太作主,當時根本沒有想起在預算案中將會加汽車稅這個事情。但是,事件爆了出來,傳媒就會用完全不同的角度去解讀。

  如果出事之初,梁錦松想清想楚一點才去拆局,理順整件事情經過之後,才對公眾解釋,結果可能好一點。這位好友第二日早上有事,關了電話,中午出來看短訊才知道,阿松打算中午出來見記者。他暗呼不妙,阿松還未搞清楚事件的細節,未有充份準備,就貿貿然出來回答記者提問,被記者追問細節時回答得不好,就令人覺得有所隱瞞,即使無事也會變成有事。梁錦松最後就因為買車事件,黯然下台。

  商界猛人說,有時一些看似很不合理的事情,聰明人犯上低級錯誤,最簡單的解釋,其實是當事人太忙,很多事情都沒有留意,就像盲了一樣。他們只不過是在做一般人在做的事情,但因為公職身份就出事,例如梁錦松要作出加汽車稅的決策,就更加不可以在不適當的時候買車。

  聞說梁錦松買車事件之所以曝光,是政府增加車稅之後,汽車銷售一落千丈,賣車給梁錦松的經紀心有不甘,於是把梁錦松在增加汽車稅前買車的事情傳播開去。「阿松的故事」也告訴大家,當像盲了眼的公眾人物,遇上氣上心頭的爆料者,小事也會化大。

  如果鄭若驊在上任之前,自行委任專業人士向屋宇署就有關僭建自動投案,兼且主動公開,情況會好很多。歷史不斷重複,政界有很多聰明人,特別是那些新加入這個行業的精英,應該以史為鑑,避免再犯類似的低級錯誤。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