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政治退潮是回吐還是轉勢?

        立法會補選結束,建制派重奪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組別席位,這不令人意外,最意外的是建制派鄭泳舜爆冷,奪得九龍西直選議席。

  今次立法會三區直選補選,每區只有一個席位,實質是單議席單票制。和正常選舉一區有多個議席的狀況不同,單議席單票制,領先一方即使只贏一票,都會全取區內所有議席,所以事前大家都不睇好建制派可以獲取直選議席,因為過去對選舉得票有所謂「泛民六成、建制四成」的黃金比率,即使建制派表現良好,也難超過五成的半數。估不到今次建制派就在九龍西有零的突破,在單議席單票的補選下,以二千四百一十九票之差取勝。

  我們可以像剝洋蔥那樣,一層一層分析這個特別選舉結果背後的原因。

  第一層原因,是建制派的選舉工程比較成功。將今次補選泛民和建制的得票,和二○一六年九月上次正式選舉的得票比較。今次的選舉投票率只有二○一六年選舉的百分之七十三點八。但建制派候選人鄭泳舜在九西的得票,和二○一六年選舉建制派的總得票比較,發現鄭泳舜昨天得票高達上次選舉的百分之九十二點八,是三區六個主要候選人當中,能保留二○一六年選票最多的候選人;換言之,二○一六年西九的梁美芬、蔣麗芸,甚至狄志遠的選票,大多被鄭泳舜囊括了。

  對手姚松炎,只能保持二○一六年百分之六十五的選票,關鍵是鄭泳舜的選舉工程做得到位,在低投票率的大環境下能保留大量上屆的選票,才能保送鄭泳舜入局。姚松炎在泛民初選爭奪出線的時候,大力攻擊馮檢基,結果馮檢基並無全力為姚松炎拉票,也促成姚出局。

  第二層原因是投票率低。今次選舉投票率只有百分之四十三,遠比二○一六年九月選舉為低,更創了八年新低。低投票率,令選舉工程的效果凸顯出來。試想如果投票率高百分之二、三,就會多五千五百至八千三百人出來投票,結果隨時改寫。

  第三層原因是阿爺發功壓制港獨。二○一六年的立法會選舉風起雲湧,他是在二○一四年佔中及二○一六年年頭暴動之後首次全港性選舉,當時投票率高,意味着大量年輕人湧出來投票,選出一大批名為本土、實為獨派的年輕議員。阿爺不想坐以待斃,任由獨派主宰香港,結果就出現連串的DQ及釋法事件,將獨派趕出立法會。

  究竟阿爺發功會觸發更多年輕人出來反對,抑或是壓抑了反對的勢頭,就是這次選舉的關鍵所在。泛民打正「反對DQ,全取四席」的旗號,結果卻不能成功動員大批群眾出來投票,導致九西落選的慘局,顯示阿爺出招,對激進反對浪潮有壓抑作用。

  第四,市民厭倦政治爭拗。我自己親耳聽過不少選民都話,不願出來投票,有人說無候選人揀得落手,有人說很討厭政客天天爭拗,投票低迷正正反映着這種心態。

  有人問我,究竟這次選舉結果是整個香港激進運動退潮,還是好像買股票那樣,炒高回落,盤整後會再向上衝高呢?

  這個問題目前難有確切的答案。我自己都有一個期望,希望無論泛民或者建制,都回歸理性,希望明獨暗獨的聲音,慢慢湮滅。面對中國日漸強大,面對習主席的強勁氣場,香港為何要搞港獨,和他全面對抗,把香港推向深淵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