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鐘擺效應

        建制派今次在立法會補選,在九西選區取得零的突破,在兩人對決的情況之下,打敗泛民取得一席。有朋友問我未來還有九西和新界東各一席的補選,建制派可否再下一城,在九西再取一席呢?

  這個世界「永不說永不」,沒有一件事一定不可能,但以為今次建制派在九西拿到一席,最快三個月後再進行補選,他們就可以將這個勝利複製,似乎有點簡單化了。

  選舉有所謂「鐘擺效應」,即是今次出現一個異常極端的賽果後,下次就像鐘擺一樣回頭,走向另一個方向。

  在香港的選舉中,印象最深的「鐘擺效應」,是二○○四年的立法會選舉。二○○三年爆發沙士,後來搞出一個幾十萬人的大遊行,香港政治風起雲湧。

  在此事件之前,中央由港澳辦負責處理香港事務,發生如此大事,中央就成立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協調各部門對港的工作,第一任組長由政治局常委曾慶紅親自督師,港澳辦主任廖暉雖然是協調小組副組長,但變成一個輔助角色。

  同年十一月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大敗,當然和政局不穩有關。曾慶紅出師不利,又將港澳事務的主要決策交回廖大叔掌舵。

  第二年即二○一四年,九月舉行立法會選舉。大家都覺得大遊行的餘毒未消,建制派的選情絕難看好。建制派候選人哀兵上陣,結果反而打出一場漂亮的仗,雖然不是大勝,但大體上能維持到原來的局面,這就是鐘擺效應的最佳示範。當大家都睇淡的時候,建制派的支持者就完全被發動起來,扭轉了劣勢。

  所以建制派在這次補選打破和泛民得票四六之比的格局,成功取得一席,卻不等於今次勝利可以簡單地在下次補選複製。小心鐘擺效應,馬上出現,原因有三:

  第一是建制派在九西贏得的票數差距太少,只有二千四百多票,如此窄的差距。只要九西多百分之一的選民出來投票,就已經有二千五百多票,若他們主要是對此次賽果心懷不滿的泛民選民,就足以扭轉大局。在九西的泛民支持者,見今次泛民候選人姚松炎以些微的差距落敗,下次出來投票的意欲會大大增加。

  第二是泛民過份托大,沒有預計會輸。現在說傳統泛民政黨如民協等,沒有為姚松炎拉票,但這些泛民政黨就反駁話,姚松炎根本就沒有找他們一起落區拉票。姚松炎只想複製好友朱凱廸在新西的新潮選舉手法,騎單車在區內巡遊,再在facebook上搞搞宣傳,根本不重視到公共屋邨洗樓拉票的活動。姚松炎的行徑,是以為贏梗的托大表現。但有了這次選舉失敗的活生生例子,相信下次泛民的候選人不敢再托大,積極落區洗樓,就會增加取勝機會。

  第三,建制派的票接近拉盡。建制派鄭泳舜今次在九西拿到的選票,有二○一六年九月立法會選舉建制派得票的百分之九十二點八,遠比姚松炎只有二○一六年泛民選票百分之六十五的比率高。換言之,建制派想再拉更多選票的空間有限,泛民想拉多點選票的空間很大。

  無論如何。選舉往往充滿意外,建制派在下次補選再難「偷雞」,就只有血拼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