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假如中國崩潰⋯⋯

        幾星期前,看到內地電視台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的一個特寫故事,短短兩三分鐘的古仔,講述伊拉克連年內戰之後當地人民的生活。故事中一名六十多歲的男子,在街頭接受訪問,愈說愈哀傷,最後痛哭流涕。

  他說,過去在薩達姆的年代,伊拉克人的生活尚算穩定。後來推翻了薩達姆政府,國家連年內戰,民生凋敝,他十分懷念過去的好日子。一個大男人放聲痛哭的鏡頭,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深覺戰爭的可怕。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在電台上講述中國可能崩潰之後各種情況,說中國崩潰之後,應該要讓港人自決,包括是否成立獨立國家。我覺得,這種分析天真得可以。套用戴副教授的思維模式,「萬一中國崩潰」,我估可能有以下幾種情況。

  第一、中國和香港都進入一個美麗新世界,香港成為民主自由的政體,並自決宣佈獨立,成為一個富強的新興小國,這是戴副教授的理想;第二、中國仍是一個統一的國家,但如俄羅斯一樣,雖有選舉的外殼,骨子裏是一種強人專政。香港保留在中國之內,地位不是更高,而是更低,因為強人領袖會按大多數人民的喜好辦事,並不會給香港發展空間。

  第三、中國分裂成數以十計的小國。不但西藏、新疆、蒙古獨立,廣東、廣西也獨立成國。小國互相攻伐,內戰頻仍。香港也是小國之一,但連邊境也守不住,數以百萬計難民湧入香港。還有更壞的第四種情況,中國出現極端的民族國家,就像伊斯蘭國(IS)在中東的新月地帶那樣,這些極端宗教國家在中國崛興,以武力佔據其他地方,包括香港,實施殘酷的封建式統治。

  環顧世界過去五、六十年歷史,上述的四種情況,一個快樂富強小國在地球上出現的機會,微乎其微,或許一九六五年建國的新加坡算是一個特例,但至今再沒有發生,新生弱國就有不少,以往績計,第一種情況較難發生。第二種情況經常出現,專制的俄羅斯就是一個樣辦。你想從她分裂出去,就會像車臣那樣的下場,被俄國的鐵蹄踏平。

  第三種大分裂大混亂的狀況經常發生,在南斯拉夫的波斯尼亞、非洲的南蘇丹,以至部份中東國家,大國分裂,變成小國混戰的例子,實在太多。至於第四種封建式宗教國家的崛興,伊斯蘭國就是一樣很好的樣辦。不但是小國,大國如敍利亞、伊拉克,都吃盡伊斯蘭國這個極端宗教國家的苦頭,出現中世紀屠城的慘況。

  戴副教授憑甚麼邏輯推論,可以幻想香港能夠成為快樂小國,而不是要面對軍閥戰亂、宗教暴亂或者難民洶湧的災難狀況呢?很多事情,在政治宣傳家口中講得美輪美奐,但理想國最終當然沒有出現,災難卻由參與者去承受。

  猶記得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後,我離開《信報》,老闆娘駱友梅人很好,在我離職前跟我詳談,她可能很關心我這個年輕人的日後發展。她問我有沒有考慮過移民,我當時衝口而出地回答:「我生於斯長於斯,從沒想過移民。」還引用了許冠傑一首歌詞:「唔通移民外國做遞菜斟茶嗎?」林太嫣然一笑,說:「盧仔,never say never(永不說永不)呀!」

  現在回頭看,萬一中國崩潰,香港出現戰亂,極端宗教國國家侵佔了香港,想不移民也不能。香港人千萬不要希望中國崩潰,否則美麗新世界來臨的機會不高,末日就指日可待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