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中國—一個很快崩潰也很大威脅的國家?

  最近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提到港獨言論的時候,說他分析的源起,是因為西方學者認為中國可能會崩潰,所以要研究中國崩潰之後,香港如何自處。

  我在大學時讀中國研究,一直有留意西方的傳媒以至學者如何看待中國。近年發現很多分析互相矛盾,在西方主流傳媒中同時並存,超級古怪。例如這邊廂有人說中國很快會崩潰,那邊廂又有人話中國是一個很大的威脅,究竟一個馬上要崩潰的國家,怎樣對西方構成威脅呢?

  鼓吹中國崩潰的人,有針對中國經濟的,也有針對中國政治的。針對經濟的說中國借貸太大,最後必然崩潰。也是因為這些理論在二○○八年美國金融海嘯之後相當盛行(我懷疑有人唱衰中國以求自保),令到內銀股股價低迷,市盈率只有六、七倍,而美國巨型銀行如摩根大通的市盈率卻有十六倍。

  至於講中國政治崩潰,也是一個老調,覺得中國是一個專制政體,隨著經濟發展,中產階級愈來愈多,人民對政府愈來愈不滿,最後會起來反抗,推翻政權。

  二○一二年習近平上台之後,大幅度進行結構性改革,控制借貸,把金融體系風險控制住,在經濟上改變了過往大量投放資金催谷經濟的做法,改以大力發展高新科技,提升經濟質量;而在政治上,由於全力打貪,老虎蒼蠅一起打,令到政府民望上升。中國經濟及政治在這五年多以來的發展,愈來愈不像會崩潰。

  與中國崩潰論同時並存的中國威脅論,愈搞愈多「花臣」,其中一個近日比較流行的講法叫中國有「銳實力」(Sharp Power),這是相對於硬實力和軟實力的新創作詞彙。所謂中國「銳實力」,源自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發表於二○一七年十二月初的報告《Sharp Power︰ Rising Authoritarian Influence》。報告中指中國不以軟實力去吸引或說服,而是利用分散受眾注意力、操縱輿論或利誘的方式,減低中國在海外經濟項目所遇到的阻力,例如中國在海外搞的孔子學院,推廣文化,就屬此類。又話中國所使用的這種影響力,具侵略與顛覆性,能夠削弱他國主權云云。

  「銳實力」這個西方創作的新詞,吸引了一定的眼球。但如果用稍為嚴謹的學術角度去分析,就會發現這個概念相當粗陋。簡言之,「銳實力」只不過是說中國及俄羅斯等國家成功做出一些宣傳、製造了一些有利自己國家的輿論而已。事實上,輿論宣傳,所有國家都在做,美國更可以說是冠絕全球,過去相當成功。

  但說到底,一個國家在世界上的影響,還是要看硬實力和軟實力。美國是世界最大的軍事強國和經濟體,擁有十一個航空母艦戰鬥群,有六千八百個核彈頭(中國有二百七十個核彈頭)及覆蓋全球的導彈防禦系統,過硬的軍事實力,無可置疑;至於軟的科技實力,也是世界最強。

  不過,由於美國人過份消費,政治上也充斥著民粹主義,搞到國家負債很深。經濟出現基本結構性問題,能夠動用的資金有限,軟硬實力雖強,但經濟增長很慢,有可能逐漸被中國追及以至超越,所以才顯得這樣驚恐,中國威脅論也就相當盛行。

  其實,所謂「銳實力」這個新創名詞,根本可以不理。中國近年在國際輿論上有一定的強勢,其實主要是因為美國在軍事外交政策上的錯誤和中國在經濟發展上的正確而來。美國奉行單邊主義,推翻別國政權,移植美式民主制度,搞到中東一團糟,令到美國的國際形象大受損害。相比之下,中國鼓吹共同發展,比較容易得到發展中國家歡迎。正如澳洲總理特恩布爾所講,按目前的中國經濟實力,已經有威脅世界的能力,但中國實際上沒有威脅世界的意圖。所以,他不同意「中國威脅論」。

  中國的崛興,要對世界有貢獻而不是構成威脅,關鍵是不可以有侵略性,不能夠自己全贏,要與別人全輸。美國因為害怕中國的創新科技會超越自己,就胡亂打出「貿易制裁牌」,在貿易全球化上走回頭路,自然「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