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勾連外地是問題的關鍵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的事件餘波未了。我有機會碰到一些知情人士,和他們聊起,問為何阿爺對此事件如此重視?為引發討論,我故意提出一些相反的觀點,說香港有人認為戴耀廷在台灣那些言論,你不理它,隔一段時間就會過去。中央愈反擊,事情愈鬧大,會否適得其反呢?

  知情人士提出了兩個觀點。第一、樹欲靜而風不息。不是中央把頭埋在沙堆裏,看不見這些鼓吹港獨的言論,這些言論就會慢慢平息。發言者若然有心播獨,會先在海外試探,然後在香港鼓吹。君不見前兩年港獨思潮在香港的大學,以至中學大幅擴散,就知道這種「視而不見」的策略,只是自欺欺人。港獨明顯是死路一條,會把香港帶到與中央硬碰的境地,若不制止,就會令大多數年輕人信以為是香港的出路,要和中央死拼,結果只會葬送他們的前途,也令香港陷入不斷和中央對抗的困境。

  第二、勾連外地是問題焦點。中央對兩種行為極其反感,一個是要推翻中共的統治,另一個是推動香港獨立。在二○一四年佔中之前,很多政團提到這些問題的時候,都只停留在口頭上說說的階段,沒有具體行動,但在「佔中」之後,便出現大規模行動,從街頭運動到學校宣傳都有,都是有計劃有組織的行動。

  知情人士指,更大問題是他們勾連外地組織,包括台灣甚至外國。像戴耀廷出席的所謂論壇,當中有台獨、藏獨、蒙獨、疆獨和港獨五種獨派一齊參與,主辦人還說要藉這個平台結成聯盟,更不知道這個貌似民間的組織,背後與台灣政府有多大關係?

  知情者又舉另一個例子,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最近表示,會加入由王丹牽頭成立的智庫「對話中國」,又表示「盼望在國際領域的公共平台,參與推動民主進程,共抗威權政體」。據聞,這個智庫計劃在今年六月四日於美國華盛頓成立,成員包括王軍濤、吾爾開希等中國海外流亡民運人士,香港則有黃之鋒,台灣有太陽花學運代表林飛帆,還包括了美國學者Perry Link。知情者質疑,香港政治人物與海外政府和反華人士結成聯盟,對抗中共,是否可以這樣簡單看成是言論自由呢?

  在現實的國際政治博弈當中,政治與經濟密不可分,中國與美國既有合作又有鬥爭,美國總統特朗普亦擺明車馬說以美國利益優先,他的外交政策以爭取美國利益為首要目標,謀求增加輸出美國貨品,或增加美國財政收入。所以美國在外交上,無論是向台灣輸出潛艇技術,或者支持海外民運人士攻擊中國,背後目標並不為推動中國或香港民主,只是希望與中國談判時,多一些政治籌碼去講數。美國台詞是:「既然你不能在的民主上作出讓步,不如給我多些貿易利益吧!」

  假如你是中國的掌舵人,面對這樣複雜的國際形勢,要與老奸巨猾的特朗普博弈,而明知對方正在打台灣牌和香港牌,而香港也有一些人攙和其中,走到對方陣營,增添中國的麻煩,你是否也會重拳出擊,大力制止,還是聽任由之?

  我聽完知情者的分析,就知道在中央的眼中,這些與外地勾連的反對派,特別是有港獨傾向者,與在香港傳統的泛民,有本質上的分別。這就是所謂人民內部矛盾和敵我矛盾的問題,如果你不是投向敵方,成為別人的棋子,而只是在香港爭取民主,恐怕阿爺也很難對民主訴求一筆抹煞。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