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這隻金絲雀呆呆地

        金管局昨日在紐約匯市再度入市,三度購入一百七十六點三億港元,支持港元匯價不跌穿七點八五水平,買入金額甚大。金管局副總裁李達志出來見傳媒時說,現時情況與早期的預期脗合,又話未見到有大幅沽空港元的情況,流出五百億元並非大數字,佔過去一萬億元流入的資金,只是小部份,即使是流出一千億元也沒有特別象徵意義。

  金管局官員出口術有點效果,後來港元匯價略為反彈。看見金管局官員這樣說話,令我想起煤礦中的金絲雀故事。

  煤礦是高危之地,除了會隨時倒塌之外,還有致命的一氧化碳。一氧化碳本身無色無味,我們平時聞到的煤氣味,只是人工添加的味道,讓我們能夠識別。在十八世紀,還沒有能夠探測到一氧化碳的工具,在煤礦洞中工作就相當危險。後來礦工發現喜歡唱歌的金絲雀,當聞到一氧化碳就會停口不唱,他們便把金絲雀帶入煤礦洞,當見到金絲雀呆了不唱歌,就馬上逃離礦坑。由於金絲雀有預測危險的特性,財經界就借題發揮,經常用來預視風險。

  在二○○七年九月,大摩主席羅奇到中國演講,講題就叫做《次按危機:煤礦裏的金絲雀》。他當時借金絲雀預告美國的次按危機已經很大,但股民卻繼續在像煤礦洞中採礦,股市再上高位,實在危險之極。事後證明羅奇當時的警告相當有預見性,一年後就爆發環球金融海嘯。

  金管局官員說沒有人沽空,又讓我想起再早一些時候爆發的亞洲金融風暴。我當時是財經報紙的副總編輯,與港府一眾財經高官十分相熟。一九九七年五月泰銖先遭到狙擊,金管局還借錢給泰國抵禦外來衝擊。在當年十月的股災前,已經見到港元沽盤,港元匯價不斷走弱,但在當時的財金官員口中,仍然無事無事,話香港泰國不可同日而語。到底他們是真的不相信港元會被狙擊,還是不想向媒體透露港元有被狙擊的可能,怕影響外界對港元的信心?這就永遠沒辦法講清楚了。

  一隻貨幣匯價的高低,除了看市場上買賣雙方誰的實力較大之外,也很關乎信心。如果市場對某隻貨幣失去信心,很多人加入這個沽貨遊戲,就會像滾雪球一樣,愈滾愈大,最終會嚴重衝擊該貨幣匯價。每次見到有央行官員出來講對貨幣有信心的時候,我通常都會打些折扣,因為他們例必唱好,不知道他們所講是真實的判斷,還是一個催谷信心的行為。

  更重要的還是要觀察市場動態。本周二開始,港元沽壓大增,周二金管局接盤一百五十三點二一億元,周三沽壓略減,金管局接盤五十一點零三億元,到昨天周四,剛在清晨,金管局已經接盤一百七十六點三一億元,金管局接港元沽盤,愈接愈多,港元跌勢未止。

  上周四金管局入市之後,出現了幾個現象。第一、資金外流的規模和速度比想像中快,市場早期預計是港元儲備一天減少幾億元,但現時是一天不見了百多億元;第二、港元匯價下跌趨勢不斷升溫,而不是觸及七點八五之後降溫,要看金管局官員開腔穩住市場信心後,港元匯價能否穩定下來。

  我不想令大家太驚恐,但「煤礦洞的金絲雀」已經由正正常常地唱歌,變得呆呆地,歌聲斷斷續續。究竟最終它會否完全停口,預示一氧化碳大洩漏?嗯,還是會逐漸回到引吭高歌的狀態,暫時未知。但據我個人判斷,港元的狀況已經由過去只是自然調整,變成究竟是自然調整,還是被人搞局,只能說是「五五波」了。 畢竟香港似一個肥仔,樓市泡沫味甚濃,暴露了不少可狙擊的空間。目前這種局面,必須緊密監察了。

  後記:現在只是出現不對勁的味道,不一定會成災,應該小心,不用驚恐。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