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巴黎和會——國際分贓大會

  昨天談到一九一九年的巴黎和會,很多沒有讀過歷史的朋友問起這個會議的緣起。這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德國戰敗之後,國際懲處德國所搞出來的會議。美其名為和會,卻倒似是一場分贓大會。

  中國在這場會議上,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閒角。中國於一九一一年成功推翻滿清政府,建立中華民國。三年後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當時,西方列強在中國都有租借地,北洋政府初時採取中立態度,以免捲入戰爭。後來日本以與英國結盟為名,派兵進攻德國在山東的租借地膠州灣,中國在當地劃出交戰區,遂捲入了戰爭。

  大戰結束,一九一九年召開的巴黎和會,核心戰勝國是美、英、法三國,加上次要的意大利及日本,這五強主導了和會的議程。這五強可謂各懷鬼胎,代表美國參加會議的是美國總統威爾遜,他是一名極端自信的領袖,美國由於有孤懸海外的地理優勢,在他執政期間,透過戰時貿易,美國迅速發展,已隱隱然成為世界首富。威爾遜希望放棄美國傳統的孤立主義,改為擔當世界領袖。他除了帶領美國對德國宣戰之外,還在一九一八年提出建立國際聯盟(即聯合國前身),藉此爭霸世界。

  法國方面則由總理克里孟梭參加會議,由於法國與德國接壤,在一戰中受創甚深,他要求把法國邊界向東推到萊茵河,並主張將萊茵河左岸的德國各省合併成一個獨立國家,想一舉瓦解德國的力量。

  代表英國參加會議的是首相勞克喬治,由於英倫三島地理位置比較偏處一隅,受到大戰的影響較小,他的立場在美國及法國之間,他既不偏幫法國,以免法國勢力坐大,也不太支持美國建立國際聯盟,因為這樣做會動搖到英國的全球霸主地位,特別是美國的海外殖民地很少,卻在推動殖民地民族自決運動,這是擁有龐大殖民地的英國的心中之刺。由於三大國的立場差異很大,單就是否成立國際聯盟,三大國已經「嗌大交」。

  意大利總理奧蘭多也想渾水摸魚,希望拿到阜姆港,以成為意大利在巴爾幹半島的擴張基地。意大利的要求遭到美英法一口拒絕,奧蘭多一度離開會場,抵制會議。在這種情況下,便給了雖是五強,卻只是二流國家的日本一大機會。日本的代表是牧野申顯男爵,他的主要目的是想奪取德國在山東省的租借地和太平洋島嶼,以確立日本在東亞地區的軍事優勢。雖然美國總統威爾遜想限制日本在東亞的擴張,曾拒絕了日本的要求。但在意大利總理奧蘭多退出會議的第二天,牧野再度發言,堅決要按日本的意願去解決山東問題,否則日本也會退出和會。

  出席和會的中國的代表顧維鈞及王正廷據理力爭,要求歸還山東。在這個亂成一團的和會裏,中國的要求是極其次要的考慮。 美國擔心意大利已經退出和會,日本再退出的話,會議將會以散架收場,結果支持日本要求,同意把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轉讓予日本,在九十九年前的四月底,亦得到英法兩國支持。這個決定激起中國人民的極大不滿,於五月四日爆發了大型運動,反對中國代表喪權辱國。「五四運動」也成為現代中國人民覺醒之始。

  巴黎和會充份體現了「弱國無外交」的道理,當時的中國只是一個剛從帝制走出來的貧弱國家,國內處處都是西方列強的租借地,經濟差勁,軍閥割據,完全不是一個現代意義的統一國家。在巴黎和會上的英法美三強,各懷鬼胎,各有重要的議題要爭取,就知道像中國這種弱國,絕對會被犧牲掉。

  國際社會根本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森林,各國搶奪地盤,爭奪能源和貿易利益。她們很多時候都會搬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但背後動機都是為了一己之強大,甚至想稱霸世界。這個國際森林,一百年也不會變。

  一九一九年的巴黎和會距今已經有九十九年,中國由一窮二白,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在國際政治上、軍事上、貿易上的實力,仍遠遠落後於美國。中國沒有稱霸世界的雄心,只有希望中國人活得比較好的願望,只希望國家更強,當明白了這個百年夢想,我們就會理解國家的集體目標,從中更容易找到香港的定位。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