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劣質文化向下睇齊

        香港和台灣昨天都爆出衝突事件,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因為強搶政府女行政主任(EO)的手機,搞到要道歉。而台灣反年金的「八百壯士」闖入兒童醫院,打卡拍照翻閱病歷,亦弄得天怒人怨。

  許智峯事件源於立法會審議一地兩檢法案,反對派議員不斷點人頭拉布,政府唯有派出EO在現場做「狗仔隊」,提醒議員到會議廳開會,以免會議在拉布點人頭的情況下,因為人數不足而流會。民主黨議員許智峯顯然很不滿政府的狗仔隊,他見到女EO的手機上有議員照片和其他資料,便上前干涉。

  據知許智峯當時不斷騷擾女EO,聲稱女EO的手機中有議員私人資料,要翻查其手機內容,女EO拒絕,CCTV片段顯示當時女EO把電話放在身後,雙方糾纏及拉扯,許為獲得電話與對方面貼面,並作出近乎環抱的動作,奪去女EO手機後,躲入男廁,翻看手機資料十分鐘之後才出來,把手機交給另一些政府人員。

  事件曝光之後,惹來極大批評,民主黨急急開會之後,昨日聯同許智峯出來真誠道歉。不過,許智峯的「真誠道歉」究竟有多真誠,外界感受不到。按許智峯的說法,他是「未得到當事人的同意取去其手機」,而事實卻是強搶別人的手機。許智峯的行為,激到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都認為,許智峯不適合留在民主黨和擔任立法會議員,會支持他離開立法會。

  香港政壇「郁手郁腳」的暴力文化,在過去十年有急速擴大的趨勢。剛開始是長毛和黃毓民當選立法會議員的時候,大玩肢體衝突開始,但長毛實際上是做戲居多。他在遊行時,會等齊傳媒攝影機出現,才開始與警員推撞,三、五分鐘後,見到傳媒拍攝得差不多了,便拉隊走人。這是激進行為的第一波:扮激進。        

  到大家習慣了「扮激進」的行為之後,就出現了第二波:真激進。因為年輕的反對派覺得「做戲」已不足以吸引眼球,要玩肢體抗議、持久佔領才能引起注意。其中的佼佼者,正正就是許智峯。他在中西區區議會做區議員時,就是以搞激進抗議行動起家,曾經與護衞人員推撞,令對方受傷。但偏偏就是這些激進行為令他出到位,獲黨內推薦參選立法會,現在已成為尊貴的立法議員。當年的激進行為得到了如此豐厚的回報,食髓知味,現時只是搶人手機,根本不當一回事。雖然避入男廁的舉動有點兒「小學雞」,但相信他覺得自己很正義,搶你這些邪惡代表的手機有何問題?

  激進行動發展到第三波,就是大規模佔領運動和街頭暴動。二○一四年佔中和二○一六年的暴動,就是這些激進行為的極致發揮。上過心理學一○一的人都會知道,一隻白老鼠按掣受到電擊,牠就便不會再按,當按掣會跌出食物,牠就會不斷地按,玩激進的政客也是一樣。

  這種情況不止香港有之,台灣尤烈。二○一四年反對台灣和大陸的服貿協議的太陽花學運,一班激進的示威者佔據立法院並衝入行政院。為首的黃國昌後來成立政治組織「時代力量」,民進黨為了吸納激進力量,讓位予「時代力量」參選,他們現時已經成為立法院內的第三大勢力。綠營搞激進,傳統的藍營人士亦有樣學樣,台灣政府搞年金改革,把退休軍人的年金縮減,他們當然大表不滿。昨天就組成所謂「八百壯士」衝擊立法院,並佔據了兒童醫院。

  激進行為會不斷地向下睇齊,你激我更激,在政治上不斷獲益。如果暴力者不受到法律的制裁,政治激進行為,只會愈演愈烈。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