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開放性諮詢一大敗筆

  政府的覓地小組開始進行公開諮詢,他們羅列了十八個覓地選項,叫市民提意見,選項五花八門,我叫做對這個問題稍有了解,但看完後仍覺得有點頭痛。

  千萬不要以為我反對政府諮詢民意,理論上,政府多聽市民意見,原是好事。過去政府在重大問題上做諮詢時,要麼提出建議的單一方案,要麼就提兩、三個方案,但也會指出那個是政府認為的主流方案,市民只須對主要方案表示意見即可。但今次的諮詢採訪採用開放形式,十八個方案全都拋給市民。

  我估一萬個市民當中,也沒有一個能夠清楚所有覓地方案中的性質,例如棕地是甚麼,能夠解釋清楚的人少之又少。政府要一般市民面對於這樣複雜的事情,但基本知識又如此缺乏,這樣做一個開放性諮詢,實在有點黑色幽默。

  政府選擇採用開放性諮詢的形式,隱含了兩個可能性。一個可能是不想為其所屬的方案孭鑊,所以不提出政府建議的主流方案。另一個可能政府深明在增加土地上難有作為,但知道諮詢這樣民主的事情,沒有人可以反對,就先搞個諮詢,起碼拖到一年。選項有十八個之多,大家傾來傾去傾不出結果,兩、三年好快就過去。

  在這裏可選幾個比較熱門的覓地方法和大家討論一下,第一,用發展商的農地建樓。這是特首林鄭月娥選舉時提出的方案,也疑似是政府屬意的方案。假設政府想用此方案,但卻不想打正旗號支持,估計是擔心容易給人質疑是官商勾結。這個方案的好處是可以較快使用發展商手持的大量農地建樓,壞處是即使政府在補地價上做到公平公正,但無論是加快審批過程或者主動提供交通接駁,都很容易惹來「明益」發展商的質疑。

  我認為這個方案最大的缺陷是拿地出來發展的主動權不在政府的手上,假設這個方案很成功,令樓價下跌,發展商肯定會「側側膊」從計劃中退出,土地及房屋供應即時會減少,政府想迫,也迫不來。回想上屆政府在上任之初,特首梁振英想打擊樓市,推出很多辣招。發展商就聯手抵制賣地,令多幅土地流拍。就算政府賣地,發展商也會抵制,何況要他們拿農地出來?

  第二,粉嶺高球會方案。這個方案和拿發展商農地建樓方案的好壞處剛好相反,所以覓地小組很樂意地提出這個方案。由於土地業權屬政府所有,主動權按理在政府手上。另外,高球被視為貴族運動,政府取回土地,扮演羅賓漢角色,容易攞分。但是,這個方案的壞處是,即使成功,能夠拿到的土地不多。由於當地的交通完全不是規劃作為大幅發展的用途,不可能把全部三個球區取回來建屋,如果只能取回八個洞的少部份高球場土地,只能夠興建四千六百個單位,而且要面對的阻力極大,隨時會引發官司,變成一個相當好聽,但很難實現,即使成功也得着不大的雞肋方案。

  第三,填海。政府之前一直不想填海,最終把維港以外的填海方案加入選項當中。這是長遠能夠大量提供土地的方案,也是所有土地面積比較小的國家或者地區最常採用的方案。不過,填海受到環保組織質疑,說會影響海洋生態。政府若要比較大規模地開展維港以外的填海計劃,需要自己大力推動,不是做公開諮詢問問意見。因為問公眾意見,一定會有很多人跑出來反對。

  香港逐步發展民主政制,這種政體的特色是選擇領袖出來代議,代人民作出決定,如果市民不喜歡他們的決定,可以在下屆選舉將他們換掉。但是,政府在覓地方面搞公開諮詢,社會利益紛陳,各種團體都會為各自的利益,大力反對與自身利益衝擊的方案,結局只可能是一團吵鬧,難有重大成果。政府也沒有發揮到代市民決議的功能,可以快速地為市民解決樓價超貴、租金超高的逼切問題。

  如果你住在劏房,正等候上樓,或者拿少量積蓄等着買樓結婚,看着政府的諮詢宣傳片,還在告訴你香港很缺地,很多人因為住不起樓,要睡在沙灘,就知道甚麼是「鬼唔知阿媽係女人」的感覺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