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難為正邪定分界

  北韓領袖金正恩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在板門店歷史性對話後,金正恩快將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面,美國十八名共和黨國會議員急不及待,聯署提名特朗普角逐諾貝爾和平獎,以表揚他對韓鮮半島和平進程的貢獻。看來特朗普已經發功,推動自己爭取和平獎。

  早前南韓前總統金大中遺孀寫信給文在寅,說他與金正恩進行了很好的會談,應提名他角逐諾貝爾和平獎。文在寅的回應相當精警,他說︰應提名特朗普角逐和平獎,他只想要和平。這兩句可說是經典金句,若是由政治化妝師所設計,也是上佳作品,充份凸顯文在寅不求虛榮,只求和平的良好形象,與特朗普形成鮮明對比。

  諾貝爾獎一八九五年由化學家諾貝爾創辦,分六個獎項,分別是物理、化學、文學、生理學和醫學、經濟及和平獎,每屆由挪威諾貝爾評審委員會選出。重大地區衝突解決後,衝突雙方領袖很大機會獲和平獎,如一九九三年南非結束種族隔離政策,最後一任南非白人總統戴克拉克和黑人民權領袖曼德拉同時獲獎;一九九四年以巴達至和解,當時巴勒斯坦領袖阿拉法特,及以色列總理拉賓和外長佩雷斯,三人同獲和平獎。至於東、西兩德統一,兩國領袖並未獲獎,但蘇聯解體,就令前蘇聯領袖戈爾巴喬夫在一九九年獲和平獎。

  南韓領袖也有獲獎先例,二○○○年,前南韓總統金大中,因與北韓領袖、金正恩的爸爸金正日達成協議,因而獲諾貝爾和平獎,但當時諾貝爾評審委員會並沒有同時頒獎給當時的北韓領袖金正日,相信是針對北韓的專制統治。

  若按照諾貝爾評審委員會往績,朝鮮半島若真的成功實現無核化,可能是南韓總統文在寅單人獲獎,或他加上美國總統特朗普雙人獲獎,但金正恩能否獲獎,仍有一點疑問,過去諾獎委員會在決定國家領袖級的頒獎名單方面,多次受到非議,如頒獎給巴勒斯坦領袖阿拉法特,就受到部份西方世界人權份子大力批評,質疑當年阿拉法特是巴解領袖,向以色列發動過多次恐怖襲擊,死傷多人,故不應把和平獎頒給他。有時真是難為正邪定分界。

  歷史上最受爭議的被提名人是印度聖雄甘地,他曾五次獲得提名,但最後都沒有獲獎,一九四八年他遇刺身亡,諾獎委員會曾考慮頒獎給他,最後也沒有這樣做,而是決定當年不予授獎,當時的解釋是「沒有適合且在生的候選人」。

  甘地未能獲獎,被指受英、美等西方國家影響,因印度是英國殖民地,而甘地是爭取獨立的民族英雄,和英國艱苦鬥爭後,在一九四七年領導印度獨立,假如頒獎給甘地,等於鼓勵殖民地獨立,英、法等西方國家自然大力反對。

  諾獎委員會似乎也鍾愛美國的政治領袖,如美國前總統卡達,及前副總統戈爾,及前總統奧巴馬,也曾獲獎,奧巴馬二○○九年剛上任即獲獎,惹起重大爭議,認為他沒做過甚麼就獲獎,反映西方的偏見。

  其實諾貝爾和平獎年年都要頒,是否年年都找到有質素得獎人,實有很大疑問,正如我這類日日寫文章的人一樣,當然難保證篇篇是佳作,年年頒獎,獲獎人自然良莠不齊,絕大多數得獎領袖,其促進和平的貢獻,都遠低於印度聖雄甘地。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