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貨幣戰爭

  人民幣匯價急跌,成為金融市場極其關心的問題,離岸人民幣今早一度跌破六點七關口,連續十二日下跌,港股一度跌過九百六十多點,後來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出口術,話「中國有信心讓人民幣在合理區間保持穩定」。人民幣匯率大幅反彈,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午後再度拉升,收復六點七關口。

        不過回看整個六月,人民幣兌美元開始快速貶值,單計六月,已貶值了百分之三點三,創了自一九九四年中國建立外匯市場以來,最大的單月跌幅。

  表面上,人民幣下跌有很充足的理由,主要是美元匯價不斷向上,美國聯儲局對經濟的預期正面,連番加息,人民幣本來已有下跌壓力。再加上中美貿易爭端,引發對中國未來出口的憂慮,增加了人民幣貶值的壓力。

  人民幣下跌雖屬正常,但跌得這樣急,卻有點不正常;更不尋常的是中央官員之前一直比較低調,沒有透過官方媒體大力唱好人民幣,去支撐人民幣匯價,要等到今日的確跌得太急才開一開口。我覺得關鍵在於七月六日,中美貿易談判,特朗普單方面反枱,宣佈制裁價值五百億美元的中國進口貨品,先開出一張340億美元的制裁清單,當中涵蓋了航天航空、信息及通訊技術、工業機械等八百一十八項商品,向這些商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的懲罰性關稅,聲稱會在七月六日開始徵收。

        我覺得近期人民幣的急跌,有一定的官方背景,至少放任其下滑,讓人民幣貶值,是回應美國向中國貨品增加關稅的最佳方法。三百四十億美元的中國貨品加徵百分之二十五關稅之後,美國對這些貨品的需求將會大減。但假若人民幣匯價下跌百分之五,甚至百分之十,就會令到中國逾五千億美元輸美產品的整體競爭力上升。據美國統計局資料,中國去輸入美國貨品只有一千二百九十九億美元,特朗普早前說要制裁中國貨品的價值是五百億美元,之後逐步加碼兩次二千億,至總量四千五百億美元,中國那裏找對等數量的入口美國貨品,去反制美國呢?

        中國除了對美國進口貨品加徵報復性關稅外,還有兩件重型武器可用。一是拋售美債;二是任由人民幣貶值。中國是美國最大債主,拋售美債,即時會令到債價下跌,債息上升。但中國手上仍然持有的美債,也將大跌價,這就等於使出「七傷拳」,傷人同時傷己。

        而任由人民幣貶值就大不相同,大家應該記得八十年代的美日貿易糾紛,美國逼日本作城下之盟,簽訂《廣場協議》,逼令日圓升值,日圓就由一美元兌二百日圓大升至一美元兌八十日圓,令到日本的出口競爭力大大削弱,日本經濟因此衰退了逾三十年。同樣的邏輯,中國在與美國的貿易戰中,讓人民幣貶值,增加中方的出口競爭力。而美元不斷地急升,就像日本當年一樣,短期內感覺良好,如飲狂藥,最後卻會導致經濟最終爆煲。

  這是一場貨幣戰,中美貿易戰一日未完,相信人民幣的跌浪不會這麼快會玩完。要小心人民幣連番下跌可能帶來的衝擊,港元跟隨美元上升,雖然短期內未有負面感覺,但會大大削弱出口和旅遊的競爭力。如果人民幣貶值持續,勢將對香港經濟帶來衝擊。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