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拉布拉到流血

        多個大型基建工程將於近期相繼落成,傳聞港珠澳大橋人工島的二、三判被拖欠一千四百萬元的工程款項,影響傳導下去,部份工人也被拖欠薪金。

  見到這些新聞,很多人的本能反應是香港建築分包制度出了問題,層層拖欠,總承建商拖欠下層的工程款項。固然,香港的建築界,上至發展商,下至部份分判公司,有部份的確臭名遠播,經常有錢也拖着不找數。不過,我與一些工程公司傾談之後,發現除了行業積習之外,更大問題是近年立法會的拉布,已經令到工程界出現爆煲的狀況。

  立法會內的反對派,運用拉布方法,特別是在財委會內,阻延大量工程推出,藉此與政府講數。今年三月,在財委會通過修訂議事規則(即所謂「剪布」規則)前夕,建築業界到立法會外示威抗議,據他們引述的數字,二○一六/二○一七年立法年度,工務小組平均用四小時才能審議一個議程,所需時間是上一屆立法會的三倍多;而獲批金額方面,雖然工務小組通過的工程撥款為一千三百億元,但財委會只通過五百幾億元!

  經過立法會幾年拉布,做前期工作的顧問公司首當其衝,影響一波波地輻射出去,最後反映到建築公司身上。

  立法會拉布導致工程減少的災難性情況,以幾個方式呈現出來。第一:低價搶標。無論是顧問公司或者工程公司,見到財委會批出的工程愈來愈少,唯有以低價入標,希望搶得工程。即使入票價低到沒有甚麼利潤,至少可以維持公司的基本運作。低價搶標的後果,又會層層反映出來,最終建築工人的工資也受到影響。

  第二:偷工減料。由於以低價投標搶得的工程沒有利潤,一些操守比較差的分判商就會用偷工減料方式將貨就價,問題是後遺症可能需要五年、十年之後才慢慢浮現。

  第三:糾紛不絕。沙中線近日爆出的剪鋼筋事件,據說承建商與分判商之間,涉及扣起八千萬元的工程款項。事件仍在發展中,但對港鐵和政府來說,已搞出一堆「蘇州屎」。

  第四:結業潮。在這樣差的經營環境,自然會淘汰一些相關行業的經營者。問題是當她們收到工程款項之後,把公司結業,由政府的破產欠薪保障基金(即納稅人)為工人找尾數。

  拉布造成方方面面的重大影響。然而,無論是受影響建築公司以至建築工人,為他們發聲的也不多。今年三月,財委會決定通過「剪布」措施,希望改善拉布的情況。我覺得也是時候細心思考一下,政治如此污染決策過程,究竟有甚麼方法可以解決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