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中國倒打人權牌

        美國總統特朗普打響中美貿易戰第一槍後,世界局勢急促變化,中國已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正在拉攏和方盟友,和美國長期戰鬥。

  中國打出其中一張牌,是突然釋放異見份子劉曉波太太劉霞。人權問題向來是中國和西方交往時的軟肋,中國為甚麼在這時候倒打人權牌,釋放劉霞?為甚麼送她去德國柏林?這一切似經精密計算。

  幾十年前我讀大學的年代,西方已有詳盡研究社會主義國家處理異見份子的手法,原來蘇聯早已發現,將異見份子流放到西方,遠比把他們囚禁在國內好,因為流放異見份子後,他們對國內反政府運動的影響力馬上大降。

  最著名的例子是前蘇聯作家索忍尼辛,他於一九七三年把書稿偷運出國,在巴黎出版揭露蘇聯勞改營內幕的巨著《古拉格群島》,這一作品大大觸怒了蘇聯當局。在一九七四年二月,蘇聯政府以叛國罪名逮捕索忍尼辛,蘇共總書記布里茲涅夫隨即簽署命令,剝奪了索忍尼辛的蘇聯國籍,並強制押他上飛機,將他驅逐到西德。

  索忍尼辛離開蘇聯後,對蘇聯人民的影響力大降。在外國流亡期間,索忍尼辛不斷批評西方社會的實利主義和自由主義,又指責西方社會的道德墮落,並批評新聞媒體不加節制地侵犯個人私隱。其實索忍尼辛在蘇聯生活了五十多年,雖然反對蘇聯的制度,但也適應不了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生活方式。更殘忍的是索忍尼辛在蘇聯時,被西方捧為蘇聯民權領袖,但他離開蘇聯後,利用價值大降,慢慢變成一個經常發牢騷的外國老人。

  中國民運人士出國後,也有類似境況。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最著名的異見份子魏京生,出獄後在一九九七年離國赴美,最後也有聲沉影寂之歎。

  由此觀之,對中國來說,放走劉霞不是大問題,頂多在短期內激起一番議論,長遠無大影響。但中國選擇在如今放走她,而且放到德國柏林,就似有打一隻好牌給歐盟上的意思。

  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中國收縮各方面的戰線,聚焦應對中美糾紛。中國先後和日本及南韓改善關係,中日兩國因為現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比較親美,關係一直冰封,但中國總理李克強今年五月出訪日本,出席中日韓首腦會議。他是二○一一年後首位到訪日本的中國總理,中日開始破冰。

  中韓關係因為去年南韓部署美國薩德反導彈系統而急促惡化,近日亦借南韓總統文在寅上台而解凍,中國各大城市先後放寬到南韓旅遊的禁令,中國遊客又再湧現首爾街頭。

  中國和歐盟關係本來不俗,但近日想拉攏歐盟組成貿易聯盟,一起在世貿組織投訴美國,卻遇上一些障礙。

  歐盟大國如德國、法國一方面因為特朗普任意向歐盟徵稅,和美國反了面。但另一方面歐盟和美國同在北約軍事同盟中,大家都是所謂「自由世界」國家,戰略關係密不可分。若歐盟要和中國在貿易問題行得更近,勢必被國內的人權組織抽後腿。如今中國打出放劉霞這張牌,是給德、法領袖一個下台階,目標是要在本月十六日在北京召開的中歐峰會中,把歐盟拉得更近。中歐如何互動,值得緊密關注。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