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阿爺兩手準備打持久戰

        美國總統特朗普把貿易戰層層升級,將所有注碼推到枱面,用來「大」中國,要中國全面投降。有些內地評論自亂陣腳,話是否阿爺在貿易戰擺得太硬,招惹特朗普反擊。

  這些評論員,顯然不了解特朗普「得寸進尺」式的談判策略。無論對手是軟是硬,特朗普都要把對手推到懸崖邊,恫嚇一番,以圖得到最大的談判利益。所以特朗普出招不是一個互動的結果,而是他談判策略之運用。

  中國新一輪報復措施,算是比較克制了,怎看也不能說太硬了,今次中國只對六百億美元美國貨加徵由百分之五至百分之二十五不等的關稅,這是回應美國宣佈要對二千億美元中國貨加徵百分之二十五關稅的報復措施。中國從美國入口貨品只有約一千三百億美元,已對三百四十億美元美國貨加徵關稅,按理還可以對一千億美元美國貨加稅,但結果只針對了六百億美元貨品,而且也不是劃一加百分之二十五的稅,已算留有餘地。

  中國如今作兩手準備,一手並不關上談判大門,例如並無點名批評特朗普,於報復時並沒有去到很盡,都是為了要留下談判的空間。說到底美國還是世界第一軍事強國、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中國也不想和美國天天打貿易戰。中國的讓步方案早已擺在談判桌上,只是等特朗普來拿。若特朗普今次仍然不借中國鋪好的台階走下來,就更證明無論中國態度是軟是硬,特朗普只是我行我素。

  中國另一手準備是貿易戰長期打下去。既然對手打出要制裁五千億美元中國貨的大牌,有三百四十億美元貨品的制裁已付諸實行,當然不能當對手說了就算,而是作好要全面開戰的準備。 今次對六百億美元美國貨品加徵關稅報復,但不劃一全加百分之二十五,還有照顧中國內部承受力的原因,中國對必需的、可替代性低的美國原料或商品,少加關稅;對非必需的消費品、可替代性高的商品及原料多加關稅,可以減少對中國內部的衝擊。可以說,中國加稅較人性化一點,考慮得深沉一點。

  假如貿易戰變成持久戰,只講美國對二千億中國商品加百分之二十五關稅(不要說下一波還說對另外三千億美元中國貨也加稅),不止影響中國出口,對美國內部市場的影響也很大。百分之二十五關稅等如五百億美元,其實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後要美國的消費者和生產者來承受。特朗普還在認叻,話加關稅好好,有大量財政收入,可以沖消奧巴馬年代帶來的赤字,又可以迫不想交稅的企業搬廠回美國,增加美國就業云云。在民主社會,政客夠膽講就有人信,但實情未必如此。

  美國的貿赤源於美國政府和美國人使大了,單計特朗普政府,由於大力減稅,明年美國財赤高達一萬億美元,美國使大了,需求的商品自己國家生產不了,就只能多進口,貿赤就此產生。將來美國對中國商品大幅加稅,對替代性低的產品,美國消費者和生產商只能硬食轉嫁到他們身上的稅款。替代性較高的產品,就由美國產品頂上或更可能是從其他國家入口,但價錢可能更貴(假設美國市場本來已很有效率地選擇了便宜的中國產品),結局是推高通脹。

  美國通脹壓力自二○一七年明顯上升,二○一六年美國消費者價格同比升幅只是百分之一點三, 二○一七年上升到了百分之二點一, 二○一八年頭五個月依次為百分之二點一、百分之二點二、百分之二點四、百分之二點五和百分之二點八,若然加稅令通脹再大升,聯儲局唯有大力加息,壓低通脹至百分之二的理想水平。中國經濟規模只是美國三分之二,而下一波中國加稅的商品六百億美元,只是美國要加的二千億商品三分一也不到,再加上中國加徵的稅率較低,結果中國要承受的通脹壓力遠比美國細。

  貿易戰沒有贏家,特朗普吹水話美國大勝,皆因通脹的惡果未現。

若貿易戰變成持久戰,令人擔心這就是下一輪環球金融風暴的起端。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