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港鐵沙中線事件來龍去脈

  港鐵沙中線事件爆煲,四名高級工程負責人離職,行政總裁梁國權也要提早退休。到底事件有沒有涉及刑事成份,尚待警方進一步調查。

  看披露出來的問題,包括沙中線紅磡站二萬三千條鋼筋的螺絲母,有二千多條未有正常套好,港鐵六月及七月提交給港政府的兩個報告,前後矛盾,疑有隱瞞。詳細聽了政府和港鐵的記者會之後,重組整件事件,發覺過程異常複雜,當中也涉及工程的技術問題。公眾最想確認的是;究竟事件的本質是施工造假的安全問題,還是港鐵的管理與公關問題。

  事件大致發生經過是這樣的,外界爆出港鐵沙中線紅磡站出現有鋼筋未有套入螺絲頭而剪短鋼筋。港鐵於六月向政府提交報告,報告大致上提到出問題的螺絲頭並不太多,港鐵後來對外公佈是有二十一個。

  但其後,港鐵高層委聘了獨立工程顧問研究車站是否安全,港鐵再進一步調查,並於七月再向政府提交另一份報告,卻出現一個完全不同的版本。若按照原有的圖則,港鐵紅磡站有超過二千條鋼筋未有套入螺絲母,而總承建商禮頓已修改圖則,該新圖則改用了所謂「長鋼筋」的方式。按港鐵總裁梁國權的解釋,採用這個方式,修正了原來問題,更加安全。(是耶非耶須由工程界確認。)

  不過,由於兩份報告前後矛盾,政府不能接受,遂向港鐵大興問罪之師。這裏又牽扯出另一個問題,港鐵及承建商擅自修改工程圖則,好像很得人驚,但據港鐵內部理解,按《香港鐵路條例》訂明的機制,港鐵小規模修改圖則可獲豁免,毋須即時提交。(事發後屋宇署的說法有點差異,屋宇署長張天祥指,港鐵修改圖則需要徵詢屋宇署,可惜至今仍然無申請修改圖則。)

  簡言之,港鐵及承建商今次修改是否屬可豁免範圍或者有爭拗,但更大問題是港鐵在六月提交的第一份報告,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圖則已修改了,才是真正問題。

  港鐵的前線人員應該知道禮頓修改了圖則,但卻沒有良好地備存記錄,才會出現後來高層調查時兩份報告互相矛盾的情況。這裏存在着兩個可能性,第一是六月時主責編寫報告的港鐵高層,其實明知圖則已經修改,但為了隱瞞公眾,故意寫出一個假報告,沒有披露圖則已經修改的事實。若然是這樣,這就是訛騙,屬刑事罪行。若有港鐵前線人員欺瞞上級,同屬訛騙。

  第二個可能是六月出事之後,港鐵高層調查,由於內部記錄混亂,當時的港鐵工程部門負責人,根本沒有發現圖則已修改,所以仍然按舊圖則去調查有幾多鋼筋被剪短,所以就搞出一份「蠢報告」。若然如此,就不是刑事問題,而是管理加上公關的問題。當然,一名工程總監及三名總經理要為那份「蠢報告」負責,被炒魷也是咎由自取。如果事情真是這樣的話,若港鐵於六月不急着提出報告,調查清楚之後,才向公眾清楚交代,就不至於發展到目前的地步。

  事到如今,警方應該詳細調查,若發現當中涉及訛騙,拉人不應手軟。如果不涉及刑事罪行,港鐵應該大力整頓其工程管理團隊。聞說港鐵有些工程團隊的前身是承建商,他們的習慣是趕工交貨,不看管理質量。現在也是港鐵進行內部修整、解決管理問題的時候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