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對內玩化妝 對外出殺手

昨天講到香港政壇很多虛招,但實質問題卻沒有解決。出虛招昇華到一種管治術叫「政治化妝」,二〇〇五年曾蔭權當特首的時候,開始引入了一批政治化妝師,香港自此出現政治化妝的管治術。顧名思義,政治化妝就是把特區首長打扮得「好好睇睇」,以拉抬民望。政客不可以不化妝,但很多時候過份注意化妝,實質的問題卻不去解決,就本末倒置了。

  現今世界,很多政治領袖都是靠選舉上台,不獨於香港,政治化妝術在很多地方都十分盛行。但我觀察到一個有趣現象,其他國家或地區領袖搞內政的時候,經常玩化妝,但一涉及外交,就搖身一變,變得非常講求實效,按叢林法則行事,因為大家知道化妝無人會信。看看最近美俄關係,就可見一斑。

  一般相信俄羅斯總統普京兩年前出茅招暗助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不過普京和特朗普只是一個利益聯盟,並沒有真誠相愛。普京趁着特朗普在美國中期選舉前處於弱勢,就支持敍利亞的巴沙爾政府,對該國反對派在敍利亞北部最後一個據點伊德利卜省發動總攻。

  巴沙爾政府一向與美國敵對,幾年前伊斯蘭國(IS)在敍利亞崛起,再加各種各樣的武裝反對派在敍利亞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現,佔領了敍利亞大片國土,巴沙爾政權岌岌可危。其後俄羅斯因為入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與西方國家鬧翻,美國主導把俄羅斯踢出G8,普京一怒之下,直接派兵進入敍利亞支持巴沙爾政府,在俄羅斯的協助下,巴沙爾現時已收復大部份國土,只剩下伊德利卜省。

  特朗普警告俄羅斯和巴沙爾政府不要對伊德利卜省出兵,說會造成人道災難云云,實則是擔心巴沙爾政府收復了這個省份,重新統一敍利亞全國,將令到美國過去幾年在敍利亞的支持反對勢力的努力,付諸東流。但俄羅斯不理會美國的警告,還叫美軍盡快撤離當地,以免誤傷他們。

  就在這個敏感時刻,一些詭異情況就接連出現。在烏克蘭境內,親俄的小國頓涅茨克在九月二號發生一場暗殺事件。頓涅茨克的親俄領袖紮哈爾琴科在市內咖啡館的爆炸中死亡,頓涅茨克是親美的烏克蘭國內幾國獨立出來的小國之一。

  在上周末的十七小時內,再有兩名東歐的親俄派領袖遇襲。格魯吉亞的其中一個與俄羅斯接壤的自治共和國阿布哈茲的總理加古里亞,在九月八日一場交通「事故」中喪生。親俄的加古里亞剛結束到敍利亞的訪問,在從俄羅斯的索契機場回到阿布哈茲,在回家的路上,一輛迎面而來的卡車撞向加古里亞的座駕,加古里亞即時死亡。

  在十七小時之後(九月九日),親俄的前蘇聯加盟共和國摩爾多亞總統多東又遇上車禍。他的車隊在市內行駛,一輛卡車迎面駛來,與車隊其中一輛車相撞,將之撞翻,但由於沒有撞到多東的座駕,多東未有受傷,看來亦是一場襲擊。

  九天內有三個親俄的東歐領袖遇上意外,其中兩人死亡,若說是巧合,難以置信。似乎是有人在警告俄羅斯,如果對敍利亞伊德利卜省發動攻擊,後果自負。

  外交就是這樣,相當殘忍血腥,不要以為只有俄羅斯才會殺人,其他國家也會這樣做,為了達到目的,大家都會不擇手段。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