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國貧民弱,只能任人欺負

        中國近年經濟發展起來,出外遊客漸多,在外地發生糾紛的新聞亦時有所聞。香港媒體喜歡報道的是中國遊客醜聞,諸如不講禮貌、到處大小二便等。中國遊客被人欺負的消息就較少報道。

  國慶前夕(上周四),中國遊客梅先生在泰國曼谷廊曼機場入境。他申請落地簽證,保安人員要求他邀交二千三百泰銖費用,梅先生知道落地簽證費用只需兩千泰銖,問為甚麼要多收?對方說是「快速通道」費用。梅先生拒交,泰國拒絕他入境,爭執之間,他更被泰方的保安當眾掌摑,梅先生最後被遣返廣州。事件鬧大之後,中國駐泰國領使館向泰方交涉,結果打人的保安被辭退,廊曼機場管理局局長被停職,泰國首相巴育對事件致歉。

  這事件讓我有幾點體會。首先是內地遊客出外漸多,要盡量減少和外地人衝突。中國遊客之中,的確有部份人有不文明、不禮貌行為,內地要加強宣傳教育,提升中國遊客的文明禮貌。但也有中國旅客遭無理對待,要據理力爭,維護本身合法權益。其次是一些發展中國家的機場,貪污情況普遍,索小費習以為常。我曾經在一些東南亞國家入境的時候,海關人員左問右問,甚至擺出一個要錢的手勢,你不給,他便諸多留難。第三是過去中國還是貧弱的時候,中國遊客遇上不禮貌待遇,即使投訴,也不會有人理會。當年香港遊客於菲律賓被挾持旅遊巴士的暴徒槍殺,菲律賓總統阿奎諾三世的氣焰,香港人記憶猶新。當國家比較強大的時候,才能夠保護到國民不受欺負。

  一些經常跟隨中國領導人外訪的記者朋友,對中國地位的變化深有體會。其中一個例子是在江澤民和朱鎔基當主席和總理的年代,中國領導人到美國、英國訪問,到達酒店,下車的時候,對方會安排所有攝記聚在酒店大門的一旁,進行拍攝,而舉着五星紅旗歡迎中國領導人的僑民,會被安排在面向大門的右側,在記者攝影機後面的位置,而反對中國的疆獨、藏獨等示威者就會安排在大門左側,對正鏡頭的位置,當領導人走進酒店時,背景就充滿了各種類型的示威抗議群眾。中國雖然多番投訴,但英美仍堅拒改變。

  至到胡溫年代,中國國力開始強大,情況才得以改善,美國把歡迎和示威的群眾,都安排到酒店對面的馬路、記者拍攝領導人時不會攝入鏡頭的地方。

  相反地,有美國領導人出場的地方,就完全清場,不但沿途不會容許有示威者在路旁抗議,所有保安工作都改由美國總統的特勤人員安排。印象最深的是○四年智利召開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會議時,當時會方規定每個國家領導人只能攜同一名保安人員入場,但美國總統小布殊卻帶了三、四名特勤人員入場,正當智利警員試圖阻止超過規定以外的美國特勤人員進場,小布殊衝上前,一把推開智利警員,拉特勤人員進場。在旁的其他國家領導人的警衞則竊竊私語,說智利總統下次到美國訪問的時候,肯定有他好受的!

  從這些外交上的禮節安排,就可以知道,弱國無外交,國家弱,就只有被人欺負的份兒。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