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1956年右派暴動的故事

  還有幾日就到雙十,九七年香港回歸之後,十月一日是國慶日,香港列為公眾假期,這和我小時候的情況很不一樣。那時候,香港是英國殖民地,在英國統治之下,十‧一國慶不會有公眾假期,當年左右兩派各自搞,左派人士會在十月一日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右派人士會在十月十日慶祝中華民國國慶,不同地區,分別掛起「五星」紅旗及「青天白日」紅旗,旗海飄揚,互相對峙,一九五六年就曾爆發嚴重衝突。

  我與一位七十一歲的長者聊天,談起他親身經歷一九五六年「右派暴動」的故事。香港歷史上出現了兩次大規模暴動,第一次是在一九五六年十月的右派暴動,第二次是一九六七年五月的左派暴動。以傷亡人數計,一九五六年的暴動比較慘烈。

  一九四九年中國解放之初,大批親國民黨人士由內地移居香港,當中有上層的大商家,也有低層的黑社會份子。長者朋友當時只有六、七歲,寄居於李鄭屋徙置區(第一代公屋),那地方是右派的天下,他親歷了當年的暴動。當時正值「雙十」,右派人士如常地在李鄭屋邨掛滿「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海以示慶祝,房屋外牆上貼滿了「中華民國萬歲」、「蔣總統萬歲」、「反攻必成、復國必成」等標語。

  一九五六年十月十日,徙置事務處(等於今天的房屋署)區長認為慶典已過,要求清拆部份旗幟,區內的右派份子視之為迫害,在親台的黑社會份子煽動之下,幾十人包圍區長的辦事處,並強行闖入搗亂,事件一發不可收拾,變演成大規模的動亂。

  示威份子在九龍區佔據馬路,甚至到處搶掠,集中攻擊左派機構,暴動在當天晚上迅速擴大,到第二天進一步惡化。瑞士駐港領事館的副領事恩斯特(Fritz Ernst)及其夫人,乘搭的的士經青山道與大埔道交界時,暴徒見有外國人,竟將的士翻倒放火,恩斯特夫人當場被燒死,兩名暴徒在翻車時也壓在車底,同被燒傷不治。另一宗嚴重事故是「工聯會工人醫療所」被圍攻,藥劑師楊觀福保護同事時遭暴徒活活打死,助護遭到輪姦。

  在十月十一日中午局面失控後,港英政府決定出動英軍協助警察維持秩序,並宣佈九龍戒嚴,長者朋友在李鄭屋邨的鄰居,有部份也參與示威和暴亂。當時有傳嘉頓麵包公司有親大陸背景,大批暴徒圍堵位於青山道的嘉頓公司搗亂,又走到荔枝角道的中孚國貨搗亂和搶掠。長者朋友就見到鄰居把從中孚國貨搶來的電風扇,帶回家裏。

  幾日後局面慢慢受到控制。長者朋友親見警方到李鄭屋邨的搜捕行動,當時大批警察到場,叫所有邨內的成年男人,走到屋邨中間的空地上,手放頭後蹲在地下。警察隨後逐戶搜查,搜捕帶頭搞事份子和參與暴亂及搶掠的暴徒,他的鄰居就因為搶電風扇被捕,坐了幾個月監才放出來。這次暴動,成了長者朋友的深刻經歷。

  一九五六年暴動維持了六天,是香港史上最嚴重的暴亂,造成了六十多人死亡和三百多人受傷。長者朋友的經歷告訴我們,未經過動亂的人,不會知道社會安定的可貴,安定並非唾手可得,是需要大家努力維持。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