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建設港珠澳大橋的艱辛故事

  港珠澳大橋終於通車,這條耗資過千億元的大橋,是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建設起來,殊不輕易,當中包含很多有血有淚的故事。

  幾個月前,我先看了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公司總工程師林鳴的訪問,再去參觀港珠澳大橋,聽工程專家介紹這十多年來建橋克服的超多困難。港珠澳大橋的特色是在海中心東西兩面建兩個巨型人工島,然後兩個島用六點七公里的沉管海底隧道連接。

  首先,要建造這兩個巨大的人工島,就要面對極大挑戰,如果採用傳統的挖淤泥、堆砂造島的方式,要花兩、三年的時間,最後總工程師林鳴採用了一種新方法。工程人員把巨大鋼製圓筒插入海牀,圍成一個圓圈,然後再填海造島,使用這個創新方法,令到造島工程大幅縮短至二百二十一天,大大減低對海洋生態的影響。

  但工程最大的難度,還是要在外海之下,建造那條六點七公里的海底沉管隧道,要把一節一節的預先製造好的沉管,沉入海中,在水中接駁起來,連接這一條隧道。外海環境惡劣,風浪甚大,當時全世界只有兩座跨海大橋,設有超過三公里長的沉管隧道,其中一座位於亞洲,是韓國釜山的巨濟大橋。在規劃建造港珠澳大橋的時候,當時巨濟大橋仍在建設當中。不過,韓國並非靠自己技術建橋,而是倚賴荷蘭公司,有達五十六名歐洲工程專家從阿姆斯特丹飛到當地安裝每一節的沉管。林鳴當時帶著技術團隊到韓國釜山考察,希望看看如何安裝沉管,但被韓國方面拒絕,他們只好駕船在幾百米以外的地方拍攝工程的情況作為參考。

  順藤摸瓜,林鳴在二○○七年找到那間世界上技術最好的荷蘭公司,希望引進荷蘭技術興建港珠澳大橋。但荷蘭公司開出一點五億歐羅的天價技術諮詢費,按當時匯率,折合為十五億元人民幣,這個費用還不包括轉讓技術,即是說,荷蘭公司派專家協助中國連接沉管隧道之後,中國不可以再把這種技術轉讓出去,幫別人建橋。林鳴他們最後還價三億元人民幣,遭到荷蘭公司斷然拒絕,還說了一句,「我給你們唱一首祈禱歌吧!」就是這句說話,刺激了中國工程專家的神經,林鳴及他的團隊決定「我們自己幹!」經過了無數次的論證、設計、研究和實驗,終於在六年之後,即二○一三年五月二日,港珠澳大橋第一節沉管建造完成,並於四日後安裝到位。要安裝三十三節沉管,也不是完全一帆風順,例如安裝到第十五節的時候,經歷了兩次的失敗,到第三次嘗試,才能成功。

  聽工程人員說,要在水底下進行沉管對接,是一項極度困難的工作,而安裝最後一節沉管最困難的,外國公司需要八至十個月才能完成這項工程,而中國工程隊在二○一七年五月二日,只花了一天的時間,就把沉管安裝完成。

  港珠澳大橋的成功興建,創造了多個世界第一,背後是工程團隊執行力的體現——堅毅不屈、迎難而上,最終創造了中國的奇蹟。中國經濟未來能否走出困局,所依靠的不是自我吹噓,而是要像建港珠澳大橋那樣,靠更多的艱苦拼搏。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