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千億基建背後反映的管治低效

        港珠澳大橋通車,這條沉管隧道加大橋加人工島的超級基建完工,破了很多世界紀錄,說得上是一項一流工程,但通車之後在香港引起的種種混亂,就凸顯了本地管治的低效。

  我們見到的現象是通車之後第一個周六、日,首先是逼爆了大橋接駁巴士「金巴」,到上周六、日「金巴」增加了巴士來應付人潮之後,「金巴」的問題初步解決了,又見到大橋口岸接駁巴士B6出問題,另一個更大的問題是有大量旅客湧到東涌市區,逼爆東涌。

  港珠澳大橋的人流確實很恐怖,上周日創出新高,單日使用大橋進出香港人次超過十萬。試想一下,直通全國的西九高鐵站,每日才只有三、四萬人次,就算在國慶黃金周的高峰期,也不過八萬人次,但只是往來港珠澳三地的大橋單日就有超過十萬人次,還未到國內大節日的高峰期。

  大橋逼爆主要源於幾方面的問題,第一是通車準備不足。由於大橋嚴控私家車的使用,只能靠像皇崗口岸的接駁黃巴士那樣的「金巴」、以及行走三地市區點對點的「直巴」兩種公共交通工具提供服務。但在大橋開通之初,據說很多「直巴」仍未能拿到牌照,最初期只有十分之一的「直巴」投入服務。就算到了上周六、日,據東涌區議員所講,還是只有半數的「直巴」投入服務。「直巴」數量少,壓力就去了「金巴」身上。

  第二是內地即日遊旅行團爆錶。當西九高鐵站開通時,媒體眾口一詞針對香港高鐵站使用量低,怎料港珠澳大橋開通,人流卻逼到爆。出乎意外的是有大量內地即日往返旅行團到來參觀大橋。這些參觀團分兩種,第一種是只在大橋口岸逗留,旅遊公司把內地旅客車到大橋的珠海口岸,內地旅客自行乘坐「金巴」到香港,他們會在香港口岸逗留一段時間影完相後,就打道回府,乘「金巴」返回內地。另一種也是即日團,但到港後會離開香港口岸區,到東涌市區或者大澳遊玩。這些即日團,很多都是仰慕港珠澳大橋而來。高鐵與港珠澳大橋的主要分別是內地高鐵早已全國開通,內地人毋須專程來港乘坐高鐵體驗「打卡」,但港珠澳大橋在全中國是獨一無二,「打卡度」自然高得多。

  第三是內地「野馬旅行團」充斥。現時按規定,內地團來港,若帶客參觀景點而非自由行,應該有香港的對口旅行社接待,要有本地導遊,並有預先安排好的旅遊巴士接載旅客。但這些野馬旅行團收費便宜,由珠海出發,遊大橋加東涌購物團費低至一百九十九元人民幣,內地導遊帶著旅客由珠海口岸乘坐「金巴」過境,再乘坐大嶼山接駁巴士到東涌遊玩。他們進出香港,主要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於是就逼爆「金巴」和接駁巴士,令候車人龍在東涌市中心打蛇餅。由於這些野馬旅行團涉嫌違規,理論上香港可以要求內地打擊。

  總體而言,造成混亂的主要原因是香港特區政府低估了港珠澳大橋的使用量,特別是完全估不到內地有那麼多即日參觀團去參觀大橋,甚至順手遊東涌,導致交通配套嚴重不足,令到東涌區居民深受其擾。這應該是運輸當局當初做內部評估時,只是閉門造車,沒有實地調查,特別對內地旅業情況了解不深所致。做評估時只是由甲部門俾乙丙丁部門俾意見,當大家都差不多那樣離地時,自然就估錯了。

  一個千億基建落成啟用,由於本地的運輸當局安排不善,惹來罵聲,委實令人惋惜。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